民企打赢美国官司:大数据如何成为反腐利器?海量数据助力纪委监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6-18 20:20   来源:网络整理

  8个月,发现问题34857个,发现涉嫌违纪问题线索2613个,挽回经济损失3 .64亿元。

  这是沈阳市纪委监委2018年的一组监督工作数据。3万多个问题平均到8个月,意味着每天被发现的问题超过140个。

  高效监督的背后,是沈阳市纪委监委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合作建设的大数据监督平台——机器日夜不停地运转,通过交叉比对几十亿条电子政务数据,帮助纪委监委获得问题线索。

  沈阳市并不是唯一通过大数据开展监督工作的城市。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至今,江西省的修水县,湖南省的麻阳县、澧县、宁乡市、怀化市和麻阳市,都探索应用了大数据监督平台,且覆盖了民生资金、工程项目等涉及到国库集中支付的领域。

  “雁过拔毛”

  “大数据碰撞”发现基层冒领“死人低保”

  2018年1月,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民生资金项目大数据监察平台上线运行。很快,县纪委发现异常情况:有人已经去世,却仍在领取低保。

  吃“死人低保”,是基层腐败案件的一大典型。公安、民政部门和银行的数据无法及时打通,一些基层干部便钻了信息不对称的空子,冒用死者身份继续领取低保金。

  修水县是江西省面积最大的县,也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省定特困片区县。基层干部“雁过拔毛”式腐败,贪腐金额看似不多,却直接影响到原本就生活困难的特殊群体,同时,也影响到当地的脱贫攻坚与经济发展。

  “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往往相当隐蔽。此前,纪委调查这样的问题需要走村入户、实地谈话,收集线索后,再协调相关部门一一核实。就算能发现异常,一个问题可能也要追踪几个月。

  “我们这里地处山区,很多村子比较偏远,开车过去要两三个小时。而且以前都是人工发放资金,审计起来比较难。”修水县信息中心电子政务管理科科长卢宇鹏说。

  在民生资金领域,除了违规领取农村低保,还有其他类似的腐败现象,如伪造危房改造资格、违规领取贫困寄宿生补助、同时领取城市低保和农村低保,等等。

  怎样能更好地发现此类问题,提升纪委监督效率?抱着这样的想法,有修水县纪委人员联系到中科院计算所方金云研究团队,寻求技术支持。经过数月攻关,在修水县民生资金电子监管平台的基础上,大数据监察平台建设完成。

  修水县纪委常务副书记、监委副主任陈小平用“大数据碰撞”通俗地解释平台运作原理。“将农村低保资金与基础数据中的死亡人员名单进行互斥比对,就会发现死人吃低保的现象。”他举例说。

  进行大数据监督,打通政府部门间的“数据孤岛”是关键。陈小平坦言,初期也遇到过职能部门数据更新不及时的现象。为此,修水县专门出台了相关管理制度和调度机制,“要求民生资金下达文件下发后5个工作日内,数据必须上传到位,必要时启动约谈”。

  纪委牵头推动之下,大数据监督初见成效。据修水县统计,平台上线一年多以来,纠正违规使用资金问题6000多例,涉及资金2300余万元;产生预警信息5583条,发现有价值的线索164条,处理111人。

  数据探针

  通过比对、叠加和交叉验证找到问题线索

  1999年,政府上网工程正式启动。到今天,中国的电子政务已发展了30年,积累了大量数据。

  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方金云认为,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的权力行使过程,一定会留下数据痕迹。政务数据就是权力运行的“数据日记”。但长期以来,各个部门的电子政务数据没有打通,导致一些问题隐匿其中。

  监督是否有效,发现问题是关键。大数据监督的要义,就是通过数据比对、叠加和交叉验证等方式,从电子政务数据中找到问题线索。就像探针一般,深入到人类难以察觉之处。

  以修水县为例,陈小平告诉南都记者,纪委将民生项目划分为计划、设计、招标、建设、监理、拨款、验收等19个关键环节,共设置28个评价指标。每个指标被赋予一定分值,系统发现异常后自动扣分,并进行实时预警。

  异常线索推送给相关职能部门及纪委后,由职能部门进行核实和整改。若各职能部门在核实过程中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则须反馈给县纪委,由县纪委再进行调查核实。

  将党章法规、国家政策中的诸多规定转化为机器可以理解的指标和规则,并不容易。方金云说,以低保为例,不同的地区发放额度不同,中央的规定到了地方后也可能再做调整,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