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粹主义崛起背后,美国政治气候变迁的深层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2-11 16: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宋朝龙,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前线杂志社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发展研究基地研究员

▍摘要

新自由主义公民文化是美国的主流文化,是美国“政治正确”原则的标准。新自由主义公民文化的秘密在于使金融资本的特殊逻辑消失于公民文化的一般抽象逻辑之中。当金融资本积累顺利时,自由主义公民文化可比较容易地确立自身的文化领导权,否则就会成为金融资本的负担而被抛弃,从而导致政治气候变迁。特朗普的新民粹主义是美国政治气候变迁的表象,其深层原因是金融资本逻辑对新自由主义公民文化逻辑的支配、解构和破坏。

新民粹主义崛起背后,美国政治气候变迁的深层

自由主义公民文化是美国占支配地位的文化,坚持自由主义公民文化及其所派生的一系列主张,在美国被标榜为“政治正确”。但是,自由主义公民文化和金融资本之间并不匹配,而自由主义认为二者是没有矛盾的,直到危机爆发、中产阶级衰落、阶层和族群矛盾激化、民粹主义崛起、特朗普抛弃美国自由主义的政治正确观念,二者之间的矛盾才表面化。

那么,在美国,自由主义公民文化到底有什么逻辑?它和金融资本的逻辑是何关系?美国自由主义公民文化“政治正确”原则如何以及为何让位于特朗普所代表的新民粹主义?美国政治气候变迁的深层原因是什么?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将从自由主义公民文化逻辑和金融资本逻辑的内在矛盾及其在金融危机时代的外在表现出发来加以分析。

1 美国的“政治正确”:新自由主义公民文化的逻辑

新自由主义公民文化的基本假设是理性人假设。这种假设认为,有理性的个体不会像动物那样凭着本能和冲动行事,而是依靠着理性的普遍规则来规范自己的行为。理性使人具有同情心、换位思考的能力,可以把自身对自由的渴望也设想在他人身上。一个理性人的行为原则,具有普遍性,可以为另一个理性人所内在地认可和遵循。人的理性能力使人与人之间可以建立起一个普遍的自由权利体系。这一体系主要包括以下几个环节:

第一,天赋的人格权。新自由主义公民文化对其理性人假设的第一推论和运用,就是人具有人格权,即每个人作为理性人、作为自由意志的主体,都是一个独立的人格主体,而作为人格主体,人具有一系列不受侵犯的人格权利,例如隐私权、肖像权、身体不受侵害的权利,迁徙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权利等等。人格权是以人与人在形式上、观念上所具有的形式平等性为基础的。黑格尔认为,古代的东方文明就没有达到这种形式上的平等性。近代启蒙哲学把人格的形式平等性归结为理性自觉的产物,认为是启蒙运动启发了个人自觉理性之后的产物,也即从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人格权的形成。

第二,不可侵犯的所有权。新自由主义公民文化是从人的理性的自由意志出发来论证所有权的。所有权是自由意志的对象化、外化、实现、表现和载体。作为自由意志的实现形式,所有权也像人格权一样,具有天然的、永恒的不可侵犯性。当然,人格权是天赋的权利,而所有权是后天获得的权利。所有权的获得离不开劳动。劳动创造所有权成为自由主义公民文化的另一个补充命题。但是分析这个命题是危险的,所以一般只是早期的自由主义思想家才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些不充分的分析。所有权只能在契约关系的基础上才能交换和转让,契约关系是自由意志之间相互契合的关系。在契约关系的基础上来建立经济关系和经济生活,这被认为是市民社会的基本原则。这种建立在契约关系之上的私人交换体系,又被亚当·斯密做了一个社会功利主义的论证,即这种普遍的、自由放任的经济利益关系是最有利于社会利益发展的。

第三,极小国家的观念。国家这一公共权力也是从契约关系中、从所有公民所认可和裁定的底线共识中来建构的。凡是超越社会契约所普遍认可的、凡是超越底线共识的内容,都是不合法的。这样一来,国家也就只能是一个消极国家,是一个最小国家,守夜人国家。国家是为个人服务的国家,只是为个体提供外在的保障,国家只是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契约关系和市场博弈的看守者。只有人身自由、契约自由是国家要保证的,幸福、经济关系的调整、文明、和谐、平等、公正等等则不属于国家权力的范围。私权自治、公权受限、最小国家、分权制衡,成为新自由主义公民文化在国家问题上的基本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