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人的全面发展”的哲学逻辑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2-12 12:49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新时代“人的全面发展”的哲学逻辑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是社会实践的主体,既被现实社会所塑造,又在推动社会进步中实现自身发展。建设什么样的社会、实现什么样的目标,人是决定性因素。关于人的发展问题研究,既是一个历史和时代命题,也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根本问题。如费尔巴哈所说,人的本质是“哲学上最高的东西”。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特别是多次深刻指出要“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这是对马克思主义“人的全面发展”理论的继承和发展,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之所在。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追求的根本价值目标,也是共产主义社会的根本特征。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全面发展,强调的不是片面的发展、畸形的发展、不自由的发展、不充分的发展,而是全面的发展、和谐的发展、自由的发展、充分的发展。马克思主义人的发展理论也不是“是否发展”的问题,而是“如何发展”的问题,是如何实现“全面发展”“自由发展”和“全面而自由发展”的问题。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以共产主义理论为基础,阐述了人的全面发展思想。马克思认为,人的发展是“人以一种全面的方式,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占有自己的全面的本质”。人的发展的条件与人的发展的内容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马克思强调的“人的全面的发展”,实质上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展示”和“人的本质力量的发展”。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指出,“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是自然产物,也是社会产物;是社会关系的主体,也是社会关系的客体。“人的全面发展”蕴含着一般性和特殊性的统一,这种双重意蕴不是单一的、抽象的,而是辩证的、唯物的。从一般意义来看,“人的全面发展”是一种理想的状态,包括人的个性、能力和知识的协调发展,人的自然素质、社会素质和精神素质的共同提高,政治权利、经济权利和其他社会权利的充分体现。从特殊意义来看,人的本质不是某一方面的社会关系,而是所处的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关系的丰富性、全面性决定着人的本质的丰富性、全面性,人的社会关系实现全面发展,人自然就会实现全面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之江新语》中指出:“人,本质上就是文化的人,而不是‘物化’的人;是能动的、全面的人,而不是僵化的、‘单向度’的人。”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推动人的全面发展提供了科学理论指导。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明确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强调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们任何时候都必须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不断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在更高水平上实现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不断迈进”。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人民主体的价值追求与马克思关于人的全面发展学说本质相通,是对无产阶级作为解放主体这一马克思主义解放思想的再次确认和创造性发展,更是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生动体现。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在马克思看来,在资本主义社会那种以“普遍利益”为幌子的“虚假的共同体”中,个人自由只属于统治阶级范围的个人,而不是平等的、自由发展的个人。马克思“一切人的自由发展”观,是在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上提出来的,所强调的是整个人类的发展不再以牺牲一部分人的发展为代价,而着眼“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构建的“自由人联合体”。这种“自由人联合体”是人的自由与社会的自由高度统一,是人的个性、人格、创造性和独立性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既不妨碍别人的自由发展,也不妨碍正常的社会秩序。同时,每个人在这样的联合体中不是特定阶级的成员,也不贴有任何阶级的“标签”,而是作为社会的个人,在联合体中处于发挥独特个性、潜能的自由状态,获得充分发展其才能的手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