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衣库联名遭疯抢:美国明星群体不满特朗普及其政策,不断在国际政治中发声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6-20 18:02   来源:网络整理

6月1日是保障儿童权利的国际儿童节,同时也开启了LGBTQ群体的“骄傲月”,美国著名歌手Taylor Swift在这一天向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Lamar Alexander致信,要求他保护LGBTQ权利并支持《平等法案》(the Equality Act)。另外Taylor还在社交平台上表示,她个人拒绝特朗普政府支持人人平等的说法,这似乎是对特朗普上周五发表的支持LGBTQ的Twitter的回应。


Taylor Swift在社交平台上致信支持LGBTQ权益,截图来自Instagram。


此前,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通过了将民权保护扩展到LGBTQ人群的《平等法案》,该法案禁止基于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歧视,对权利的保护将扩展到就业、住房、贷款、教育、公共设施及其他领域。与之形成对照的是,Taylor Swift所居住的田纳西州却推出了六项反LGBTQ的法案,Taylor Swift认为这形成了将《平等法案》带到田纳西州的严重阻碍,故有此次致信。然而人权运动倡导组织指出,Lamar Alexander在关于LGBTQ权益的投票上有零支持的记录,因此Taylor Swift的诉求不太可能实现。


事实上,Taylor Swift出道数年,始终对政治保持沉默,直到去年11月她在中期选举中支持了两位田纳西州民主党人,才开始参与政治。她表示自己有责任反对“令人作呕的言论”,并承诺会在2020年美国大选之前变得更加积极参与政治活动,她曾在社交媒体上鼓励自己的亿万粉丝注册投票,从而导致选民登记激增。之后,Taylor Swift便表明自己的自由主义立场,常常为LGBTQ群体发声,并反对针对任何人的歧视。


“我不想唤起种族歧视或挑起恐惧,事实上我有责任利用我的影响力去反对这些令人作呕的言论”,摄影:Jordan Strauss/Invision。 


Taylor Swift打破沉默有些像美剧《傲骨之战》第三季的现实版——在右翼风潮盛行的环境中,本来中立的歌手不得不选边站。在社会价值日益撕裂的美国,娱乐工业越来越难以独善其身,原本就热心政治的明星现在用更加激进的态度反对特朗普政府,而曾经沉默的明星也不得不站出来,与白人至上主义等划清界限。


为弱势群体的权益发声


自特朗普就任以来,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威胁到LGBTQ群体权利的政策。2017年特朗普在Twitter上宣布禁止跨性别者参军;2018年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向各部门发送了一份备忘录,将性别狭隘地定义为出生时由生理特征决定的生物学性别;今年5月,政府又推翻了旨在保护跨性别医疗患者和健康保险消费者的奥巴马政府法规。


在此情况下,众多明星更加积极为LGBTQ争取权益,Lady Gaga便是其中的代表。前不久,当特朗普打算对跨性别者有新的不公政策时,Lady Gaga在Twitter上为LGBTQ群体发声,还找了一篇详细介绍性别认定的文章并直接@特朗普。其实自Lady Gaga的音乐生涯伊始,她就在采访中和公开场合为同性恋发声,2009年曾在白宫前演讲,怒斥奥巴马未兑现竞选前对同性恋群体的承诺。她在歌词和表演里融入不同的性别特征,在歌曲《Born this way》之前,人们会对歌曲里出现“变性人”这件事感到吃惊,而现在人们已经渐渐习惯了。


Lady Gaga在“超级碗”上表演,摄影:Matthew Emmons/USA Today Sports。


对于最近热议的亚拉巴马州反堕胎法案,Lady Gaga也竭力反对,称其违宪并侵犯了妇女的基本权利。她认为通过这份法案很滑稽,她在Twitter上写道:“我为所有在这个制度之下的女性祈祷”。


Lady Gaga在Twitter上为抵制反堕胎法案发声。


除Lady Gaga之外,还有许多明星参与抵制共和党在多州主导的反堕胎法案,三家娱乐巨头迪士尼、华纳和Netflix也加入了抵制的行列。佐治亚州5月通过了反堕胎法案,规定在婴儿六周之后禁止堕胎。演员、制作人Alyssa Milano和美剧《The Wire》主创David Simon立即宣布,他们将不再参与佐治亚州的任何影视制作。著名女演员Kristen Wiig和《使女的故事》导演Reed Morano将自己正在进行的影视项目从佐治亚州转移走。制片人Jordan Peele和J.J.Abrams则表示,他们将在那里拍摄以作为反击该法案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