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多多:童模与童星,父母欲望的一面镜子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4-15 21:12   来源:网络整理

  妈妈脚踹女儿视频截图。旁边男子为孩子舅舅。

  妈妈脚踹女儿视频截图。旁边男子为孩子舅舅。

  童模童星培训机构比比皆是。

  童模童星培训机构比比皆是。

  靠表情包走红的娃娃。

  靠表情包走红的娃娃。

  一脸成熟的资深童模。

  一脸成熟的资深童模。

  假笑男孩Gavin。

  假笑男孩Gavin。

  新闻回放

  前几日,网络上一段“妈妈脚踹3岁女儿妞妞”的视频热传,将童模这一产业再次推到舆论风口。且不说辛苦工作了一天的妞妞,是父母的“衣食父母”。就算孩子犯了啥错,这样打也让人心疼。这场面看起来,不像教育孩子,反而有一点修理“赚钱机器”的意味。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童模们的家长,肯定笃信这一点。

  5~10岁的孩子月入3万元,甚至日入3万,单看收入足以“秒杀”大部分工薪阶层的成年人。童装之都浙江湖州织里坐拥8785家童装企业,吸引数以万计的“童漂”前往淘金。在织里,任何一个外地学生,都有可能是童装模特,是名副其实的“带货女王”。他们在父母的带领下,离乡背井来到织里,一天拍摄六七个小时,背负着全家的经济重担。

  事情的另一面,是更多家长开始“望子成星”。数据显示,仅在北京就存在上千家童星培训学校。

  在网上以“招聘童模童星”为关键词检索,可以得到上百万个结果。而在童模童星培训的乱象之外,不少人嗅到了“黑金”的味道。高额的培训费诈骗屡见报端,以“签约面试”为名的“儿童色情视频贩卖”更是触目惊心。批量加工制造出来的“童星”只是被“修枝剪叶”的试验品,自我陶醉的观赏品,一不小心,还会成为被扭曲的失败品。

  爹妈致富经

  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童装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了1500亿元。围绕着各种儿童用品的推广,童模经济规模或已接近百亿。

  在少数童模高收入的示范效应下,越来越多的家长踏上“送子成模”路。织里童模谷歌,一件衣服报价120元,一天如果拍满250件,就是三万元的劳务收入。2012年,谷歌的妈妈抱着4岁的她来到织里时,还被家人误以为进了传销组织。谷歌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在化妆的间隙写作业,拍摄时间再长也不叫苦叫累。

  和成年模特一样,童模也耐饿耐寒耐高温。服装生产早于销售期,童模们不得不进行反季拍摄:冬装夏穿,请展现温暖的笑容。夏衣冬着,脸上要像吹过微风。童模芊芊在海边拍外景只能靠暖宝宝抵御,“最让人不能忍受的是海水打在身上,那是刺骨的凉”。

  童模大多没有童年。一旦有接单,周末就没了空闲。拍摄结束还要熬夜做作业。芊芊有时会表达真实想法:“太累了,不想再拍广告了”。童声的微弱诉求,最终还是淹没在妈妈的说服中。让孩子“工作学习两手抓”的家长还算有良心,为接广告直接辍学的父母,当真是掉钱眼里了。

  如今除了身体,就连儿童的表情也是一种新商品。靠着女儿小刚几表情包爆红的小刚几妈妈,成为大V后,以给“小刚几”治病为名接广告。以小孩取乐,似乎也成为短视频中的一大流派。除了有“小孩说大话”的逗趣型,更有“高空抛接娃娃”的杂技型。在此有必要提醒各位父母:儿童由于颅骨和脊柱发育不完全,瞎抖愣容易造成各种的意外伤害,严重的甚至会瘫痪。

  成名先培训

  大多数时候,童模和童星所展现的,并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梦想,而是其父母的欲望。童星制造与童模培训,扫描了产业链条上的众生相:

  拥有培训、上节目、找剧组完整“套路”的童星公司;为学龄前孩子马不停蹄地安排艺术课的家长;以及要学习声乐、钢琴、走秀“样样精通”,从早晨八点到晚上十点一直在练舞的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