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绝不仅仅是防性侵教育”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11-03 09:19   来源:未知
“性教育绝不仅仅是防性侵教育”

“女孩的身体变丰满,男孩的身体变强壮……”在北京东北五环外的一所打工子弟小学里, 40多位三年级学生高声念道。他们面前摊开的书本上,画的是青春期男孩和女孩正在发育的身体。

每周五下午,希希学园的几名志愿者老师都会来到打工子弟小学讲授一堂特别的课——儿童性教育课。2015年,北京三知困难儿童救助服务中心发起“希希学园性教育项目”,努力为流动儿童提供全面、系统的性教育课程。

今年上半年,希希学园在11所打工子弟学校开展了儿童性教育课程,授课教师139人,志愿教师142名,听课流动儿童多达9000人。

从防性侵到全面性教育

触发韩雪梅创办希希学园的直接原因,是一起发生在流动儿童身上的性侵事件。

2014年,一所打工子弟小学的女生遭遇性侵,当事人是一位韩雪梅打过照面的老师,这让她感到特别震惊。“原来觉得只会在新闻、电影里看到的事,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边。”

韩雪梅调研发现,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遇到性侵、性骚扰事件并不鲜见,青少年早孕、同居的现象也时有发生。更让她忧心的是,由于缺乏专业的师资和资源,打工子弟学校几乎没有开设生理健康课程,孩子们缺乏适当的性教育。

有一次,韩雪梅给小学高年级的学生上课,问大家“知不知道妈妈每个月为什么会出血?”一名临近青春期女生的回答让她哭笑不得:“我妈说是被我气的。”

在韩雪梅看来,流动儿童性知识的缺失,与农民工家长很难给孩子提供性教育有关。这些家长在成长过程中,很少接受过性教育,缺乏相应的意识。即使家长想要对孩子进行性教育,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如何让孩子学会分辨是非?遇到性侵害,怎样保护好自己?为流动儿童提供全面性教育的希希学园自此诞生。希希学园所遵循的“全面性教育”理念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目的是使儿童和年轻人具备一定的知识、技能、态度和价值观,从而确保其健康和尊严。

“性教育绝不仅仅是防性侵教育。校园性侵案的发生和性教育的缺失、性的污名化、性别不平等都有密切关系。”韩雪梅说。

经过宣讲,不少打工子弟学校对希希学园的课程表示出兴趣。第一学期,希希学园就在北京的11所打工子弟学校开设了课程。项目除了招募志愿教师,也吸引了一部分打工子弟学校的在职教师参与教学。

学会尊重与接纳

“我第一次看到教材时,自己都很长知识。”秀儿是一名从事教育培训行业的80后,在成为希希学园的志愿教师之前,没想到小学生的全面性教育包含这么多内容。

“我们小时候对性知识都是一知半解,也从没有人告诉我们怎么和异性相处。这本书就是成年人也值得看看。”秀儿说。

秀儿所说的教材,正是希希学园所使用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简称《珍爱生命》),由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编写。教材共12册,小学1到6年级每学年有上、下两册。

秀儿说,看到课本时也有个别孩子会偷笑,但她会以格外认真、严肃的态度进行讲解。“讲课一定不能犹豫,会传递给孩子很不好的信息。”听课时,孩子们并没有像大人想象得那样不好意思,而是自然而然地接受了。

郭佳鑫是希希学园为数不多的男性志愿老师。孩子们有时会问:“两个男的能生孩子吗?”他会从科学角度解释人工辅助生殖等相关原理,用客观的信息给孩子们进行科普。

韩雪梅认为,《珍爱生命》遵循全面性教育的理念,性知识只是教育内容的一部分,其中的理念和价值观很适合流动儿童。“比如教材中有关宽容接纳的部分就在告诉孩子们,尽管每个人来自不同的地方,家庭背景和成长环境各异,但大家都是平等的,需要互相尊重和接纳。”

“尊重”也是秀儿上课时反复提及的词。她注意到,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因为父母关注少、常在外面玩耍,衣着总是不够整洁,好多孩子脸上还挂着鼻涕。

课堂上,有孩子夸秀儿老师打扮好看,她会跟孩子们讲:“老师打扮得干净好看是出于对你的尊重,你是不是也应该尊重老师呢?比如要干干净净地来上课,认真听讲、遵守纪律。”

让更多孩子全面了解性知识

通过学习前后的对比测试,北师大课题组对希希学园的学生进行了学习效果评估。结果显示,孩子们在知识、态度和技能方面都有显著改变。

韩雪梅记得,有一道题是“如果你遭到性侵害第一时间会做什么?”学习前,大部分孩子选择了“会清洗身体”;学习后,孩子们选择最多的答案是“保留证据并报案”。

相比性知识的教授,理念和价值观的改变更为缓慢,需要长期持续的教育。然而,不少志愿教师发现,“总有些孩子下学期就不来了”。

针对流动儿童可能出现的学习中断、迁出北京的情况,希希学园正在筹备制作返乡儿童的性知识手册,让孩子离开城市时,能随身带上一个小礼物。同时,希希学园在北京的流动人口社区中开展了亲子教育活动,让家长和孩子一起参与到性教育课堂中,让更多家庭受益。

希希学园成立3年多以来,志愿教师是支持项目运行的一支重要力量。秀儿担任志愿教师的3年间,除了偶尔因工作需要出差,每学期的6次教学她几乎没有缺勤。

她希望,自己能够将一年级的班级完整地教到毕业。“理念的改变不可能立刻见效,不过课堂上哪怕有一句话对孩子产生了影响,就足够了。”

郭佳鑫说,全面性教育的志愿服务意义重大,希望未来有更多的公益机构、学者和有识之士加入到这个项目中来。

要扩大项目的影响力,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目前,筹款仍然是希希学园的一大挑战。与大病救助、扶贫等项目相比,性教育没有“泪点”,很少有人认为它是“急迫、重要的”。

在募款时,韩雪梅坚决拒绝炒作“性侵”的话题,不用孩子的照片。她认为,一味提及性侵事件,会让孩子把性与负面的信息联系在一起。“我们希望孩子们对性的认识是美好的、健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