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了孩子心里的火种,他们就会腾飞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11-09 09:18   来源:未知
点燃了孩子心里的火种,他们就会腾飞

“我们老是‘文科班、理科班’,念文的不学理的,读理的不管文的——这个观念要打破,文理是相结合的。”复旦大学、宁波英国诺丁汉大学前校长杨福家在自己的传记《博学笃行 福家报国: 杨福家传》新书发布会上,谈起了当下的教育热点,“很多人只知道我是中科院院士,不知道我是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我很荣幸一生当中拿到两张证书。”

八旬院士杨福家宁波谈教育:点燃了孩子心里的火种,他们就会腾飞

11月8日,宁波诺丁汉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杨福家的传记《博学笃行 福家报国: 杨福家传》(以下简称《杨福家传》)发布会在宁诺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杨福家校长是享誉海内外的著名核物理学家,也是中国特大型综合性辞典《大辞海》的副主编。1936年杨福家出生于上海,祖籍宁波市镇海区骆驼镇河角村。杨校长于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曾担任中国科学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校长、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宁波诺丁汉大学校长。他也是出任英国著名高校校长的第一位中国人。

这位现年82岁的核物理学家在发布会现场还针对教育热点话题与现场媒体、观众和师生进行了深入互动和交流。

如何培养孩子:点燃了他们心里的火种,他们就会腾飞

最近,因为辅导孩子做作业被气到脑梗、心梗,甚至发出了“特殊的征婚启事“求未来亲家赶紧把孩子带走辅导成为了社会热点,如何培养孩子自然而然也成为大家关心的重中之重。

杨福家在发布会上,也聊起了这个话题。他说,孩子之间的差异不在于分数,而在于头脑中的火种不一样。家长和老师应该去帮助孩子找到他们的火种。

“大学可以被分成三类:第一类是像哈佛大学、复旦大学这样的学校,属于研究型大学;第二类是普通的大学;第三类是高等职业学校。在我们国家,如果你的孩子考取了职业学校,会被认为是很丢脸的事。但在国外却不一样,我有个亲戚的小孩从小成绩优秀,在美国可以考进哈佛大学,但是她却想进一所烹饪学校,也就是我们中国人认为学做饭的学校。当她妈妈知道她的决定时就说:你陪我去那所学校看看。她妈妈去看了以后才知道,这所学校是世界上排名第一的烹饪学校,这个学校的学费比哈佛大学高多了,但是我的亲戚还是同意了她孩子的决定。后来那个女孩毕业以后,专门制作艺术雕刻蛋糕,做得很漂亮,非常有成就感。她的薪水也比一般人高多了,但她主要不是为了钱,而是她真心喜欢这个工作。”

人和人的不同,并不在于分数高低,而在于心中的“火种”。如果你找到了孩子心里的火种,并把它点燃了,那么他的人生就会活得精彩。

杨福家为了证明他的观念,又举了几个例子。“我有一位同学非常优秀,毕业以后进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他研究的方向是夸克。夸克是什么?夸克是一个物理名词,也是构成物质的基本单元。他的毕业论文就是有关夸克的研究。但是谁也没想到,他并没有沿着这个轨迹研究下去,而是出于个人的爱好,用夸克原理研究股票,并最终创建了一门新的学科———经济物理学。”

“我还有一位在复旦大学的同班同学,他的爱好是磨玻璃,他来复旦大学报到的时候还随身带着一套磨玻璃的工具。当时学校里的老师没有对他另眼相看,有一位教授对他说:你喜欢磨玻璃,复旦大学有一家玻璃工厂,其中有个蔡祖泉非常有名,就让他带你一起磨。后来毕业分配的时候,他被分配到南京天文台,参与国际水平的天文望远镜的制作,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所以,如果你们有孩子,不一定非要让孩子上北大清华、复旦交大,而是要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火种,一旦点燃了他们心里的火种,他们就会腾飞。”

宁诺——中外教育融合的试验田

不久前,英国BBC的一部纪录片讲述了5名来自中国的教师对50位英国学生进行中国式教育的故事。这次教学输出的结果是“中国实验班”以遥遥领先的分数完胜英国班级。那么是否可以说中国教育胜过了英国教育?

杨福家院士既担任过复旦大学校长,又担任过英国诺丁汉校长。对于中西方教育的差异,杨院士说:“这样的比较,我并不认可。成绩或者分数并不能代表成功与失败,教育是不能用比赛的形式来进行简单评判的。”

杨院士与大家分享了一个他身边的故事。 “我女儿的孩子上小学时,有一次在课堂上举手说,老师,你黑板上写的字拼错了。这并不稀奇,班里任何孩子如果发现问题,都会提出来。老师就问,真的拼错了吗?让我查一下字典。他又举起了手,说:‘老师,你不用查字典了,我保证你拼错了。’结果,校长在全校表扬了他,同时在家长会上也对他进行了表扬。当时听了这个故事我是由衷地感慨,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我们讲究师道尊严,学生这么对待老师,还了得?”

“ 所以我认为,中西方教育最大的差异是,西方教育倾向以学生为中心,中国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以老师为主导。 今天我们谈中西方教育的差异,应该以教育是否有利于培养创新人才为出发点,这也是知识经济时代对教育的必然要求。从这个角度来说,在学校里只会听话的学生,将来在科学上很可能也只会听权威的话,那么这样还能有所发现吗?其实,提问题是创新的开始。”

“中国学生回到家里,家长经常问:你今天考了几分?而英美的家长却经常这样问孩子:你今天问了几个问题?教育的根本是“育人”,而不是“育分”,考试分数考得再好,不会提问,哪来什么创造性?”

“我有幸当了12年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走访了无数世界高校.自然而然的,我也在思考如果在中国的学校里办一个“英国实验班”会怎么样?可以这样说,宁波诺丁汉大学就是这样一个“实验”。”杨院士告诉大家。

“记得宁诺立校之初,校园还没有建成,是借了万里学院的教室上的课。我们把很大的教室一分为三,改成小教室。当时我走进一间教室去听课,就看到教室里有三张小桌,共15位学生分别围桌而坐,一位英国老教授在台上讲了15分钟不到,就蹲在小桌旁,让学生自行提问,和学生们一起展开讨论。不求标准答案,而是鼓励思考问题、提出问题。这样的情景,在中国的大学里是不常见的。”

一开始,学生们确实不习惯这种教学模式,但是课堂上没有人开小差。每个人都在动脑筋,都在思考。

近年来,这位国际知名的教育家不遗余力地推广博雅教育,是因为他觉得中国的高等教育若要真正走向世界,博雅教育是必须要修炼的基本课,在博雅教育的5个要素中,“以学生为中心”——学校把育人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是其中第一要义。

正如传记《杨福家传》中所说,“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创办,实现了杨福家的一个梦想。”为了帮助更多孩子实现他们的梦想,2013年,杨福家校长向宁诺教育发展基金会慷慨捐资80万元设立“梦想奖学金”,旨在奖励在第二课堂表现突出、为梦想而努力奋斗的优秀学生。

他希望每个学子能实现他们的梦想,这样才能共同构筑中华民族伟大的“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