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二孩”将入学 学前教育入园难入园贵如何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8-14 05:56   来源:网络整理

“二孩政策开放,要了妹妹,谁知道现在老二上幼儿园跟老大相比是天大的区别。”家住成都的刘梅梅对澎湃新闻感慨。

刘梅梅的女儿没能摇中公办园,只能选择上价格昂贵的民办园,儿子则已经拿到通知书即将步入大学,“你看妹妹上学一年3万,还要加上一些,哥哥上大学一年下来得5万,七七八八加上得10万。一年的收入就去了一半。”刘梅梅觉得,都说生二孩就是多一双筷子的事,可事实上呢?

从2016年1月1日开始,我国正式施行“全面二孩”政策。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在“全面二孩”政策施行的第一年,2016年全年出生人口1786万人,比2015年多增131万人,是自2000年以来人口出生最多的一年。其中,二孩及以上占出生人口比重超45%。

今年9月,这批新政后出生的首批适龄儿童陆续开始入园。

根据西南大学政策研究所2016年的一份研究报告预测,从2019年开始,学前教育资源需求开始大幅度增长,2019年学前教育阶段将因“全面二孩”政策新增适龄幼儿接近600万人,2020年将新增1100万人左右。新增学龄人口在2021年将达到峰值1500万人左右,预计2021年,幼儿园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缺口超过300万人。

需求带来了供给侧的改革。

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明确,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对于“天价”民办园,意见也指出,坚决“遏制过度逐利行为”。

公办园的增长速度远赶不及孩子的出生速度

哥哥上幼儿园没操心过,妹妹上幼儿园却伤了神。

刘梅梅家住新一线城市——成都市某县一个镇上,据当地教育局公布数据,镇上有35所民办园,4所公办园。刘梅梅记得,2004年左右,哥哥上幼儿园的时候,公办园只有1所,民办园刚起来,数量不多,从老大到老二,虽然幼儿园的数量有所增长,但幼儿园,特别是公办园的增长速度远赶不及孩子的出生速度,二者之间的差额正拉开一场“抢位战”。

从去年开始,她就给女儿物色幼儿园。“去问了离家近的两家公办幼儿园,基本上报名五六个里面才能进一个,你说这比例多低。“刘梅梅打听完一圈消息后,有点绝望。

寻思公办园可能无望,她把目光投向民办园,做两手打算。今年3月的时候,她先给已经满3岁的女儿报了一所民办园,一年学费保育费加起来近3万,“还是提前报名的优惠价”。

“哥哥当年上幼儿园的时候民办公办差距还不大,200元一个月就足够上一个比较好的幼儿园。”刘梅梅夫妻俩在镇上开了家理发店,一年收入20到30万,在当地算中等偏上的收入。即便这样,她现在仍感到压力巨大,“你看妹妹上学一年3万,还要加上一些兴趣班,哥哥上大学一年下来得5万,七七八八加上得10万。一年的收入就去了一半。”

与民办园相比,公办园就便宜很多,刘梅梅算了一下,上民办园园一年学费保育费足够在公办园上到毕业。

“当时准备等到5、6月份,公办园开始报名的时候再去公办园摇号。”因为学位紧张,目前成都市几大城区的公办园和公益园(普惠性幼儿园)几乎都开始实行微机派位(摇号),在“等位”“抢位”的一年时间里,刘梅梅和周围孩子同期入学的朋友个个都成了“情报员”,一有学位消息就“互通有无”。

今年6月3日,刘梅梅终于等来观察已久的一所公办园开始报名。她告诉澎湃新闻,相对民办园,公办园要想报名成功,程序更为复杂,需要先在网上填资料,确认报名资格,之后到幼儿园现场排队领流水号,一般月末的时候开始摇号,最终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否中签。

虽然摇号是随机的,与早晚无关,但刘梅梅总觉得,自己积极点,或许就能让孩子多受点眷顾。6月3日早上8点,填资料的系统刚开通,她呼啦啦地打开电脑,填资料,提交,拿到了资料确认成功的前几个位次。6月11日是排队领流水号的日子,而当她早上9点赶到幼儿园时,前面已经排起了长龙。

“报名的人太多了,排了2个多小时才拿到流水号。”刘梅梅办完手续,回身一望,后面还有黑压压的人群。

起早贪黑,一周多后摇号结果公布,刘梅梅的孩子还是未能中签。

探索解决“入园难”:办“普惠班”,购买学位

为孩子入园焦虑的不只是刘梅梅,澎湃新闻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看到,在幼儿园报名的6、7月里,“入园难”成为反映最多的问题之一。

有海口美兰区海甸岛居民称,自己孩子即将于9月份入园,而周围四所公办园幼儿园的摇号,甚至达到了10:1,孩子报名了四所,均未中。

还有不少家长留言反映陕西西安市莲湖区某公办幼儿园出现张贴招生告示后,几个小时内就招满,直呼“公立幼为什么这么难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