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和我做了:萝莉越挣扎越深最后进入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1970-01-01 08:00   来源:未知
教授和我做了|萝莉越挣扎越深最后进入

 但是,转眼又想起父亲昏迷之前,千叮万嘱一定要让齐昊来治疗。而且,这个金世奇是萧卓找来的,萧雪芙并不想用。

萧老爷子经历过两次婚姻,萧雪芙是第一任妻子所生。第一任妻子去世之后,过了好些年再婚,萧卓就是第二任妻子带来的,并非萧老爷子的亲生孩子,也跟萧雪芙没有血缘关系。

对于萧卓脾性,萧雪芙这个名义上的姐姐清楚得很。有点小聪明,却无甚大能力,一直掌管萧家的支系产业,暗地里觊觎萧家的财产,不过由于身份原因很难进入核心圈子。

这次那么殷勤找医生,在萧雪芙看来也不过是想在父亲面前表表忠心,以期望可以获得更多利益罢了。

 文学

这点本来无所谓,可萧卓后面隐藏的人却不得不让萧雪芙顾忌了。

“小卓有心了,不过这次不用了,我已经找到医生帮父亲治疗了。”

萧雪芙看似轻描淡写回道,心中却已经了淡淡的警惕。

“大姐,你可要想清楚,这金世奇医生可是鼎鼎有名的脑科大夫,你不用他,还能用什么人?你可不要拿父亲的性命来冒险啊。”萧卓表现出一副真诚无比的样子。

“萧女士,论脑科手术,我自信华夏应该没什么人能比得上我的了。”金世奇又站了出来说道:“有我在,萧老先生的手术成功率,起码能达到六成!”

六成!周边的人顿时发出阵阵惊呼,要知道,之前别的专家给出手术成功率最高也只有三成。

“没必要!”

萧卓的坚持让萧雪芙警惕之心更浓,直接拒绝道:“我们不准备做开脑手术,准备用针灸治疗!”

金世奇闻言,脸上浮现出嘲讽的笑容,语气古怪道:

“虽然针灸来源于我国,我也认识几位针灸大师,但实在没听说过针灸可以治疗脑出血,萧女士,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吗?”

“针灸发源于南朝国?真是无知到令人可笑!”

齐昊从后面走了出来,淡淡的摇了摇头:“你们南朝国就这么喜欢把东西都弄成自己的,果然小国人就是小国人,这脸皮也够厚的。”

“这位是齐昊,父亲指定他过来治疗的,昨晚就是他帮忙稳住病情的。”萧雪芙介绍道。

见齐昊不过20岁出头,金世奇有些不屑道:

“萧女士,你确定让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为萧老先生治病?我恐怕他连针灸都拿不稳吧,这不是在拿着病人的性命在开玩笑吗”

“是啊大姐,这小子看着也就20出头,医术能强到哪去?”萧卓也在一旁帮腔。

至于一开始就跑过来的女子虽然有些意外,不过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萧雪芙身边。

“阳气不足,精元亏损,血肾两缺,外显于面,内定于脉,金世奇先生,你自己的身体都没料理好,就出来治别人,真的好么?”齐昊看了金世奇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一点都听不懂,少在这里装模作样的。”金世奇不屑的摆了摆手。

“听不懂?那我就说直白点吧”齐昊脸上带着笑容,戏谑的说道

“金世奇先生,你阳痿!”

齐昊的话一出,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纷纷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金世奇,至于金世奇,先是一愣,紧接着仿佛恼羞成怒一样,涨红了脸,对着齐昊疯狂咆哮起来:“污蔑,臭小子!你居然敢污蔑我!”

“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

齐昊看着拼命否认的金世奇,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道:“你这身体状态,再耽搁个半年时间,那你就一辈子不能人道了。”

“什么?半年时间?!”金世奇听到齐昊的话,整个人都激动的发抖,不过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把表情收敛,只是眼睛还死死的盯着齐昊,试图想看出他是否说谎。

金世奇的阳痿之症,是从一年前开始的,为了治疗,他转换各种身份寻求各种专家,可是最后换来的都是一场又一场的失望。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自信骄傲,实际上就是为了掩盖内心的自卑跟无奈。

今天,齐昊居然能一眼就看出来他的问题所在,并且还一下就说出只有半年时间,不管是真是假,金世奇已经打定主意,私底下要问个明白,当然明面上他是不可能承认的。

“年轻人,我不计较你的污蔑。”

金世奇强装镇定,倨傲的说道:“现在我们讨论的是白老先生的病,你不要说些有的没的。”

“就是,小子,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耽误了我父亲的病,后果你承担得起吗?”萧卓喊道“你说不让金医生动手,难道你有百分百把握?”

“人的身体是不断的变化的,任何一个医生都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齐昊摇了摇头。

“既然没把握,大姐,难道你要把父亲的命交到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依我看,这家伙连正式医生都不是吧?”

实际上,萧卓所说的这一点,也恰恰是萧雪芙所以顾虑的。坦白说,她心里对于金世奇的信心是更大的,毕竟金世奇声名在外,脑科这个领域上,他的确是有着真材实料。

而之前不想让萧老爷子开刀,一是考虑到萧老爷子年事已高,风险大,二则萧老爷子在昏迷之前,千叮万嘱一定要让齐昊来,所以萧雪芙才去找齐昊。

但是现在不同了,金世奇在这里,动手术的成功率不低,相比起齐昊这个来历不明,医术不明的年轻人,实际上萧雪芙的心里已经倾向了金世奇,尽管他是萧卓找来的。

但是老爷子的能否治愈对她来说实在太过重要,失去老爷子的支持,她很可能马上就会被赶下总经理这个位置,失去一切,她不敢去赌。

萧雪芙的好看的眉毛皱成了一团,还是开口道:

“齐昊,要不先让金医生看看?”

虽然是征询的语气,不过齐昊已经听出了其中的意味,他知道,萧雪芙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齐昊也是一个傲气的人,既然萧雪芙不相信自己,那自己也没必要淌这趟浑水,点了点头道:“既然萧总想让金医生来操刀,我没有意见,不过我希望,能让我在手术室外等着。”

昨天跟萧老爷子相遇,齐昊对这个老头也有不错的好感,希望一会如果真出了事的话,他能及时拉一把。

“当然没问题。”萧雪芙点了点头:“那就劳烦金医生了。”

“没问题,有我出手,绝对没有问题!”金世奇信誓旦旦,满脸自傲的说道。

众人商议完毕之后,萧老爷子就被推进了手术室,由金世奇主刀。

手术进行了接近两个小时,萧家的人在手术室外等着,一个个坐立不安,反观是齐昊,一直淡定自如的坐在位置上,闭目冥想。

“哟呵,你这小子,脸皮还真够厚的,一会把老爷子救活之后,你是不是也要上去邀功啊?”见齐昊这么的淡定自如,萧卓不由得嘲笑道。

齐昊没有理会他,萧卓于是更加的起劲,刚想继续讽刺,就被萧雪芙打断了。

“老二,给我闭嘴!大家都烦着呢!”萧雪芙训斥了一声,紧接着看向齐昊的眼神也有一丝的烦躁。

这里所有人都那么担心,就齐昊一个人这么从容,是个人,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不久,手术室终于传来了响声。

“吱呀”一声,手术室的门被推开,金世奇走了出来,摘下口罩,轻松的说道“手术很成功,老爷子没事了。”

“谢谢你,金医生!”

萧雪芙激动的握住了金世奇的手,连连感谢,周围的人也如释重负。

“我都说了,金医生的医术那可是经得住考验的,又怎么会像某些无名小辈一样过来这里招摇撞骗。”萧卓此时也松了口气,毕竟金世奇是自己带来的,这要是出了事,他的责任可就大了。

不过看到一旁的淡定的齐昊,萧卓的嘴又管不住了“大姐,你找的是什么人啊?这父亲手术成功,你看着家伙一脸的无所谓,是不是希望父亲的手术失败啊?”

萧雪芙眉头一皱,看向齐昊,眼神中也有一丝不满产生。

“既然老爷子没事了,那我就先告辞了。”感受到萧雪芙的目光,齐昊知道自己已经没必要留在这里了,于是准备离开。

“慢着!”萧卓拦住了齐昊“大姐,这种招摇撞骗的骗子,一定要把他抓起来,免得他四处骗人。”

齐昊没有恼怒,转身看向萧雪芙。萧雪芙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说道:“让他走吧。”

齐昊毕竟是自己父亲亲自点名,也是自己去请过来的,整个过程虽然没什么表现,但是人家也毕竟没有做什么,无缘无故把齐昊抓起来,以萧雪芙的身份,还真做不出来。

而她想不到的是萧卓正想凭此来打击萧雪芙声望,自己带的医生治好了老爷子,而萧雪芙带来的医生却是个被抓起来的骗子!

只要坐实这个,到时就算老爷子不说,家族内部其他人也会对萧雪芙产生别的看法。

萧卓一个激灵,正打算继续争辩的时候,手术室中的一个护士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医生!医生,病人出事了!”

“什么?不可能!”

金世奇和萧家众人脸色大变,此时刚好萧老爷子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身边的监视器不断的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

“封口之后本来一切妥当,但是在准备出来的时候,突然颅内压急剧上升,血压提升很快,心率已经低到20,现在情况非常紧急,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护士迅速将目前的情况报告了一遍。

“怎么会这样!”金世奇显得有些慌乱,不断的对比着手中跟监视器上的数据,一滴滴的冷汗从脑门处滴落下来。

“金医生,到底怎么回事!”萧雪芙此时如同一只噬人的老虎,双眼冷冰冰的看着金世奇。金世奇可以肯定,如果今天萧老爷子出了什么事,他肯定走不出东升市了。

“大姐,别急,有金医生在,父亲他不会........”萧卓仿佛还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对萧雪芙说道。

“你给我闭嘴!”萧雪芙一声怒吼,一巴掌把萧卓扇倒在地:“如果今天父亲有什么事,你们两个,就去为父亲陪葬!”

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森森寒意,让萧卓跟金世奇心中一阵发抖。

老爷子不仅是萧雪芙的父亲,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萧老爷子死在这里,她不介意拿这个没有血缘的弟弟开刀。

金世奇拼命的对比着数据,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监视器上,萧老爷子的生命数据在不断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点点的变得冰冷。此时的他,已经后悔接了这个工作。

“会不会是有新的出血口没被发现?”终于,站在不远处的齐昊开口说道。

“新的出血口!”听到齐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对着数据反复对比,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没错,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连忙对萧雪芙说道“应该有两到三个小出血口,在照CT时候没发现,此时突然破裂,所以导致现在的情况”

“那要怎么做?”萧雪芙不想听金世奇的废话,直接问解决方法。

“只能再开刀... ...”金世奇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只不过刚开了一次刀,在开刀的话,以老爷子的年纪,那成功率不足.......”说到这里,金世奇已经不敢说下去了。

“不足什么!”萧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领,冷冷的说道“给我说清楚,不足什么!”

“成功率不足两成... ...”金世奇哭丧着脸说道“但是如果半个小时内不做手术的话,老爷子就必死无疑了!”

“混账!”萧雪芙很想把眼前的这朝国所谓的名医打死,但是现在手术技术最好的就是他,为了自己父亲,萧雪芙还真的不能动手。

“还有没其他办法?”萧雪芙此时也冷静了下来,放开金世奇,冷冷的问道。

“没有!”金世奇此时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嚣张自信,他知道,今天没有奇迹出现的话,自己算是完蛋了,这两成的概率他还是说多了,实际上他出手的话,一成概率就顶天,相当于是说,没有幸运女神眷顾的话,老爷子是必死无疑了。

只是他不敢说实话啊,一旦说实话出来,立马就得陪葬,萧氏集团在深市的势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办?”萧雪芙此时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再开刀吧,不足两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不开刀吧,那是必死无疑,哪怕是果断如萧雪芙,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让我试试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齐昊,最终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心,不忍心萧老爷子就这样丧命,最终还是决定出手。

“齐昊,你?”萧雪芙眉头一皱,不明白此时齐昊突然这么说是为什么。不过金世奇倒是大喜,毕竟齐昊出手的话,到时候老爷子死了,也有个人和他一起承担责任。

“萧总,我觉得可以让他试试!”金世奇假惺惺的说道“我出手的话,虽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毕竟两成的把握,风险还是偏高,齐昊既然主动请缨,想来应该有不小的把握,为了老爷子着想,我愿意让贤,让齐昊出手!”

先吹捧下自己,说明不是自己医术的问题,再强调齐昊主动请缨,自己为了病人着想才让位,这样一来,三两下就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择聪明,救不活,那是齐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萧雪芙,不过她也没时间计较,只是问道“你有把握吗?”

“我不知道。”齐昊摇了摇头

“但现在也已经没其他的选择了,相比金医生的话,我觉得我的成功率应该会更高”

金世奇此时恨不得齐昊把自己的医术吹上天,见此,立马说道“萧总,既然齐昊这么有信心,那就让他出手吧”

“不行!”萧卓现在慌了,他坚信金医生的医术,毕竟他是那个人推荐来的。

“金医生,还是你出手吧,齐昊这种来历不明的江湖骗子,大姐你不能相信,还是让金医生来”

“卧槽!猪队友!”金世奇此时掐死萧卓的心都有了,明明已经可以置身事外,偏偏又被这蠢货给拉回去。

“不用了,既然齐昊有信心,虽然我也有不小的把握,但是一切以病人为重,还是让他来吧”金世奇谦虚的说道。

“金医生,你可不能被这骗子几句谎言给骗了”萧卓一脸鄙视的看着齐昊“这种人,怎么可能跟金医生的医术相比”

齐昊也懒得跟萧卓这种傻鸟计较,毕竟现在情况紧急,他看向萧雪芙,淡淡的问道“萧总,你的决定如何?”

萧雪芙很犹豫,毕竟齐昊的医术他一点都没底,不过当他看到齐昊那淡定的眼神时,终于下了决心,也没别的选择了。

“齐昊,那就拜托你了”萧雪芙对齐昊点了点头“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大姐,你是糊涂了啊,你这样,是在拿父亲的性命乱来!”萧卓喊道。

“你给我闭嘴!”萧雪芙厉声呵斥“一切后果我来承担,现在,你给我安静点!”

“需要什么东西?我马上让人准备。”萧卓安静下来之后,萧雪芙对着齐昊说道。

“跟医院这边借八十根银针吧”齐昊说道,紧接着让人把老爷子推回病房。

十分钟之后,一切准备妥当,齐昊说道:“接下来,我会施展九九回天针,需要大概3个小时才能完成整个治疗的过程,期间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萧总,你要留下来看可以,但是我希望不要让其他人闯进来,否则造成的一切后果,我不负责!”

“明白”萧雪芙点了点头,喊了个随身保镖进来,吩咐了几句之后,保镖就离开了,房间里就只剩下齐昊三人。

“好了,记得,不要打扰到我,也不要出声。”再次吩咐之后,齐昊开始了治疗。

把萧老爷子的上衣脱掉后,露出了瘦骨嶙峋的上身,身上还有不少的陈年旧疤。齐昊把他身上的检测仪器统统拔掉,一手扶住萧老爷子的肩膀,让他可以稳住坐立着,另一只手如幻化出八条手臂,以极快的速度下针,瞬息之间下针数十次,看得萧雪芙惊讶万分。

这是千手针法,一种古代的施针手法,适用于需要快速施针的情况,双臂以规律的轨迹摆动,速度过快,所以在背后形成数量众多的手臂幻象,仿佛千手观音一样。

这九九回天针,需要极高的施针速度,也只有配合上千手针法,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传言,千手针法最高境界,每只手臂可以幻化出十五个虚像,速度可以达到瞬息百针的水平。

千手针法,观音渡人!

“天枢,风门,转天突”

“至阳,日月,鸠尾变”

“血海,涌泉,入关元”

“期门,客主,接后顶”

齐昊一边下针,不断的在脑海中构建着萧老爷子体内的穴道,脉络走向,扶着肩膀的手则不断的渡入内力,掌握着萧老爷子体内的情况,一点点的修正自己的下针位置跟顺序。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齐昊已经大汗淋漓,一层细密的汗珠浮现在额头处,显得很劳累。

萧雪芙此时已经相信齐昊的实力,刚才千手针法的异象,针灸时的行云流水,已经彻底征服了他,他现在担心的是,齐昊能不能坚持下去。

“哎,果然还是太逞强了”齐昊在心中暗叹了一句“这九九回天针,以我现在的内力,还是过于勉强。”

不过事已至此,病人的性命掌握在自己手上,齐昊是绝不会放弃的。

只见齐昊低喝一声,幻化出来的手臂从原来的八条,变成了十二条,下针速度暴涨,同时齐昊的脸上青筋暴现,死死的咬紧牙关,压榨着丹田中的每一分内力。

终于,20分钟之后,在后期暴涨的速度之下,原本还有一个小时的疗程被齐昊硬生生的压缩到半个小时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