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里狂抽班花 胸主人操好舒服啊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27 14:16   来源:未知

天!这是一句怎样煽情而露骨的话!

距离那个脱序的午后的第三十二天。

曼臻为了躲避他,刻意搬离了原来的住处,池以桓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于是他们不曾再联络、不曾再相见。

想念是一定会有的,可是如果曾经绝望,那么这份想念偶尔品尝起来也就不那么苦了。

池以桓目前大抵是这种情况。那个雨天所决堤的实在太多,多到他无从检讨起,只能一直怀念、一直想念、一直难忘下去……

像是个笨蛋。

池以桓扯出一抹苦笑。

老天爷,你就继续尽情的惩罚下去吧,反正不会有比这更糟的了,而且我能等,等到曼曼愿意敞开心房的那一刻。咱们走着瞧。他咬一咬牙,恨恨的想着。

“池先生,今天这会议还开不开?”精明干练的女秘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声音平板得没有一丝起伏。

池以桓懒洋洋的斜靠在椅上,半睁眼睛。“不了,让查克代我出席。”

“可是,总裁特别要您出席。”秘书还是那平平稳稳的声音。“两个礼拜,十四天,您不曾出席过任何公司的会议或处理任何公务。”

_女多男H文

“我知道。”池以桓侧过了头,浅浅的叹了口气。“珍,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请说,池先生。”秘书珍专业的回答,一丝不苟。

“你喜欢我吗?”

秘书蓦地脸一红,又不自在的调整了一下眼镜。“池先生,职责以外的问题恕不回答。”

“珍,这就是你的职责。”

“……”珍看出了池以桓的坚持,只好无奈的回答:“池先生,在纽约没有一个女人不爱你。”

不要说身为斐蓝财团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身分了,光是池以桓那长相、那温柔、那性子,全纽约里她实在找不到更好的男人了。

“珍,她不是纽约人。”池以桓只觉得好无力。

“谁?”珍一愣,这没头没脑的话是在说什么?

“我有心爱的女人了,珍。”

才刚说完,珍也还没反应过来,池以桓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喂?”

电话那头迟疑了一下。“对不起……池以桓,你在忙吗?”

曼曼!那是曼曼的声音!

她怎么会打电话给他?心头猛一被揪紧,原以为被埋藏得很好的许多美梦和想望在这一刻全浮现上来了,脑里除了狂喜,已分辨不出是否还有其它的感觉。

“曼曼?你怎么了?声音听起来这么虚弱。”池以桓坐直了身子,一改方才的慵懒,眸光一凛,神情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