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清纯边写作业边啪 让人湿的黄说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27 14:16   来源:未知

沈天微稍楞了一下,就认出了来人是上官熹,就是那天在机场沈天煜跟他们介绍过的,他在美国的好朋友。

好朋友?酸涩在沈天微的口里弥漫,她想,也许是女朋友吧!他们这么亲呢,感情显然很要好……沈天煜从小到大女人缘一直很好,但却从不随便与女人有接触,如果能跟他接触的,那必定是在他心里有一定地位的。

“嗨,微微姐。”上官熹苦着小脸,有气无力地跟沈天微打个招呼,转而单手枕在沈天煜的肩膀上,累极地说:“还好找到你,我挫败了。”

“是谁让你这么挫败啊?”没好气,沈天煜黑眸一瞥。

“少给我明知故问!”上官熹推了他一把,继而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亲呢地不知道说什么,语毕,还引来沈天煜一阵玩味的笑意,她看着他,没好气,“很荣幸,这件事给你当了娱乐话题。”

“那倒不至于,其实……”说完,沈天煜一把抓住上官熹的手臂,将她拉近,两人几乎陡贴在一起,他也在她耳边说了几句,瞬间让上官熹的眼眸亮晶晶。

“款,你好讨厌喏,哈哈!这方法不错喔,那……”

喜欢一个女孩的诗句

上宫熹话还没说完,一直旁观着他扪的沈天微却出声了,她脸色有些微白,慌乱地站起身,抓着包包说:“看来你们有话要聊,反正晚餐吃完了,那我先走了,拜拜。”

“欸,微微姐……”上官熹出口,连忙想叫回落荒而逃的沈天微,但没来得及,然后在沈天微的身影消失在餐厅的那一刻,上官熹捧腹笑出声,“款,你家姐姐的反应真的好可爱。”

翻了个白眼,推开几乎是趴在他身上的女人,沈天煜无奈地执起红酒轻晃,黑眸再不优雅迷人,而是深沉的危险笑意,“呵,七年了……她还是那么鸵鸟,就算我们再怎么亲呢,她仍旧只会逃跑。”沈天微啊,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

上官熹靠在柔软的沙发座椅上,恶魔般的翠绿美眸一转,勾起唇,“不,我倒觉得你家姐姐变了!以女人的直觉,我说她不是鸵鸟,她是在吃醋,她怕自己会当场抓狂才跑掉的。”

“喔?”沈天煜睛嗽挑眉,他倒真希望如此……可是,有可能吗?

“你好歹对她有点信心!你处心积虑装失忆,足足给了她七年时间好好整理对你的感情,现在这么快又否定她,很不公平耶。”站在女人的立场,上官熹当然是力挺沈天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