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面塞樱桃的污文 小黄文校园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27 18:31   来源:未知

他是一个敬恨分明的人,玩的手段不弱,人家偏要招惹他他也不能当傻子不还击,总要玩得毕恭毕敬。

上次的那件事情想起来还心有余悸,陈奕欣都让他每次注意点,他都说好,可是这生意场上这些的卑劣手段可不少,总要防着才是。

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十一点多,刘浚轩还没回来,原以为他是不会回来了,没想到突然响起敲门声,她疑惑,难道他没拿钥匙吗?

起身开门却看见一个女人,扶着刘浚轩在门口,见到她慌忙说,“他喝醉了,我送他回来。”

“哦,进来吧。”随着一股酒气入鼻,看着醉得厉害的刘浚轩,皱眉心想是怎么非得喝成这样,又担心他的胃,让女人扶着他进来就关了门转身进厨房煮醒酒汤。

她认出那个女人是她最后一次在医院里看到的,最后一次之后虽然留下了联系方式,但也只是告诉她刘君璇已经醒来让她不要担心,没有联系,好像这部古装剧她也是主演。

三两个煮汤xingjiu刘军宣端进房间,看到女人脱掉他的外套,有些尴尬不睁开眼睛,一种奇怪的感觉的心不能说,或轻轻开口,“给他喝一些。

两根大j一起进双性

女人点点头,将瓷碗接过,陈奕欣便走了出去,有那个女人照顾他就够了。

在客厅等了好一会儿,还没见她出来,她是不准备走了吗?

想到这儿,她突然皱眉,瞬间又释然,自从她住在这儿,小叔叔还从来没有带过女人回来,今天是第一回。

她摇摇头,从纷乱的思绪中解脱出来,走进自己的房间。

通过刘军宣当房子的门,门被锁着,她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像一个女人抑制的声音,突然清晰,匆忙的回到房间,关上门在门的后面,眼睛,不知道想什么。

不知是有意无意,明明隔了两道门还是听得见。她忍不了走向窗口打开窗户,让自己倾身窗外才将那□□隔了去。

莫名的烦躁,甚至都不知道何时点燃了烟夹在指尖,烟灰被她轻轻抖掉,然后又放在唇边。

这烟,是多久之前买的了?

坐在窗台上从高处俯瞰低处的景色,一切竟然是那么渺小。她也不知为何心脏有些钝痛,或许是还没习惯吧,这种事情于他而言再正常不过了,毕竟,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也许她不应该再呆在这里了。她在这儿住得太久了,小舅舅没有私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