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夏至兰花的诗 趴在美妇的翘臀后面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27 18:32   来源:未知

“那部笔电,隔天我只来得及看到桌面上放着我的照片,就不小心被我摔坏了,所以你说的那些通讯方法,对我来说全都是零。”关于这部分的事实,她并不打算隐瞒。

尚行风猛然紧急煞车,轮胎发出尖锐的摩擦声,像它主人此时的心情。

车子尚未停妥,他的双手便等不及的握住她的双肩,将她的身子转过来面对他,惊愕的眼神伴随着焦急的语调道:“所以你不是不理我,而是根本没看到那些留言,对不对?”

他想过千百种她拒绝与他联络的理由,却唯独漏掉这个!

“不。”

绿筠冷冷地开口,迅速让尚行风眼中闪烁的希望光芒消失,他望着她决然的眼神,觉得周遭的空气仿佛降至冰点。

“如果计算机没坏,我也看到了通讯方法,我还是不会跟你联络,因为,在我心中,你永远只会是我极力想要忘掉的一个人。”

冷战两天了。

每天早上,绿筠赶在所有人起床前出门,上班时努力将自己埋入资料中,之后赶在尚行风下班前离开,和朋友聚餐聊天,每晚都过了十二点才回家。

被塞东西的小说

今晚也不例外,绿筠关上大门,昏暗的屋子让她松了一口气,随即涌上的是浓浓疲惫,她让自己瘫坐在沙发上,黑暗中的双眼毫无焦距。

“你躲我,躲得不够彻底。”

黑暗中陡然出现的低沉男声像从另一个辽阔的空间传来,绿筠倏然一震,瞬间坐直身子,严阵以待。

尚行风从黑暗中踩着优雅的步伐朝她走来。

“你还没睡?”她试着友善的开口,无关紧要的问候是她现在唯一所能给的。

他不说话,双眼炯炯盯住她游移的视线,拒绝接受她的逃避。

绿筠咬咬下唇,匆忙站起身,“我很累,先回房去了。”

她走得很急,尚行风在楼梯前迅速抓住她的手,一手窜到她脑后,巨掌轻易固定住她的脑子,间接藉此控制她闪躲的目光。

“你说……你要忘了我?”

他声音似乎有些颤抖?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绿筠便立即皱眉,暗骂自己出现幻觉。

“天天碰得到面,你要如何忘记我?”他对她先前说的话确实耿耿于怀。

绿筠紧紧闭上眼,逼自己反击。“看进眼里的,不一定落进心底。”

“喔?真是这样?”

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夹带着一丝笑意?她不想睁眼,也不想回话。

“你现在不敢看我,是因为我……落进你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