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泄洪的水到哪了 重生封神之我为哪吒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27 20:52   来源:未知

“为什么到这里就没有了?”十岁。

夏母笑一笑,笑到一半,眼中浮起泪花。“那一年,他回他爸爸身边去了,回来后就不再让我给他量身高,说他已经是大人,不兴这个了。”

“阿姨,您一定很疼他。”

夏母透过帘子看了眼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夏颉,摇摇头。

“我不是个尽责的母亲,你一定不知道他为什么有那么好的厨艺吧?说起来很惭愧,都是为了我。”

夏颉为什么会下厨,因为小时候他必须煮饭给妈妈吃,不然妈妈不会吃饭,也会忘了他还空着肚子。

“他知道饭菜只要是他煮的,我就会吃……要不是他,我早就死了好几次。他小时候是多么可爱的孩子啊,后来变成这样,都是我害的。”

人生其实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只有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这些年长了年纪,也才发现自己眼睛里看着的人心里没有她,当她的眼睛专注的看着那个人的时候,却忽略了身边更重要的人。

纪已凉的心满满都是对夏颉的心疼。

吃过饭和水果,夏颉牵着妈妈的手去散步,纪已凉故意落在后面,看着花团锦簇的花园中,一对母子聊天说笑,夏颉甚至会动手为母亲拔除冒出头的白发,然后跟她伸手讨一块钱。

孩子喝奶的时候下边会湿吗

“我们说好的,拔一根白头发一元。”

“别拔了,再拔下去,就变光头了。”

“我下次买染发剂回来,现在流行金黄色。”

“那我不成了妖怪?”

“哪会!我会帮你染得漂漂亮亮的,走出去,男人都会回过头来看你。”

“越说越离谱了……”

说着,夏颉也不忘回过头来看看纪已凉有没有跟上,招招手要她别磨蹭,赶紧过来。

纪已凉不明白自己的眼光为什么没办法离开他,看着他因为惯性自我保护的无表情面孔在看着母亲时,多了抹的细致温柔,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他让她很心动。

前天比昨天,昨天比今天,她知道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喜欢上这个叫做夏颉的男人。

她想要这样的男人,想要这样一个外表疏冷如冰,心底却柔软如水的男人。

一天,很快过去了。

“夏母再见。”

“有空再来玩。”夏母真心实意的,又舍不得的说。

“好……啊,等我一下,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一下子,就一下子。”纪已凉忽然说,接着就冲出玄关,一溜烟不见人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