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和学长打毕业炮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爸爸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27 20:52   来源:未知

天空很蓝,蓝得有点过分瑰丽。

那是一种过度饱和的蓝色调,这使得天空看起来不像天空,反而像是一条无形的、巨大的蓝色棉被,覆盖而下,笼罩了群山遍野。

这样湛蓝的天空仿佛随时可以拧得出水来,这是被大雨冲刷洗净过后的天空才会有的蓝。

而这场午后遽降的滂沱大雨不但将天空冲刷得澄净,同时也无情的带走了两条年轻的生命。

﹡﹡﹡﹡﹡

“哥哥,我会怕。”

轻轻柔柔的童音从萧芍妘的樱桃小口中逸出,只见她局促地拉着哥哥的衣角,精致的小脸上是楚楚可怜的表情。

萧芍明背对着她蹲了下来。

“不怕,哥哥会背你过去,上来吧。”

萧芍妘与萧芍明是相依为命的孤儿兄妹,他们两人的父母在四年前的一次车祸意外中丧生,那时萧芍明九岁,萧芍妘五岁。

萧家的家境不算富裕,除了维持生活还算无虞外,萧家夫妻根本没有多余的闲钱理财,也没有投保任何意外险,当萧家夫妻车祸过世后,两兄妹的生活便成了问题,亲戚朋友伸出的援手有限,能帮他们筹到丧葬费用,协助料理父母亲的后事已差不多用完,再多就没了。

男人喜欢蝴蝶唇的原因

就这样,萧家两兄妹被送到了孤儿院,开始了两人相依为命的孤儿生涯。

对于这个唯一的亲妹妹,萧芍明可是疼入心坎里,他自己在孤儿院里被欺负没关系,但是绝不允许有人欺负萧芍妘,他自己饿肚子不打紧,但是萧芍妘绝不能吃不饱。

萧芍明很清楚的知道,他是萧芍妘唯一可以依靠的支柱,他会代替父母亲的羽翼给予妹妹无微不至的保护。

“溪那么宽,过不去的。”

萧芍妘趴在哥哥的背上,小小的手臂紧紧地环绕住他的脖子,圆瞠的大眼戒慎恐惧地看着潺潺流水。

萧芍明轻声安抚着妹妹,“放心,把眼睛闭上,一会儿就能走过去了。”

萧芍妘依言将眼睛闭上,但心头仍存有恐惧,“如果走不过去就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不行,怎么可以回去呢?阿杰他们已经在对面生火等我们了,你忘了,哥哥今天是带你出来郊游烤肉的,你也不想连烤肉都没吃着就回去吧?”他四处捡保特瓶变卖,存了个把月的钱就是为了能带妹妹出来烤肉,岂能轻易回去。

闻言,萧芍妘咽下口腔内快速分泌的唾液,就连肚子也发出了咕噜声。

孤儿院的生活相当清苦,能勉强吃个八分饱就该偷笑了,哪有机会吃到烤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