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的目标是英语教师 赵狗蛋张雪梅绝品医仙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27 20:52   来源:未知

“你很累?”看她几乎已经瘫软在桌上了。

废话!

不想回答他,风守纱让自己瘫着,既然要等小圣,她就睡一下养精蓄锐,反币这里还有服务生在,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才是。

“你找他很久了?”轻啜口咖啡,他的目光在巡视完街道后,才紧盯着她还流着鼻血的脸。

瞎子都感觉得出来。

她已经昏昏沉沉的无法思考,早在坐上这张沙发时大脑便停止运作,连身体也宣告罢工,她甚至忘了自己还在流鼻血。

“痛”跟“累”比哪个会赢?不必说,当然是“累”老大获胜。

看她动也不动的,他主动坐到她身边,将她拉离开桌子靠在椅背上,拿起桌上的面纸沾了些水帮她拭去挂在脸上的血迹。

刚刚进来时服务生直盯着她的脸瞧,那眼神好似在说他使用暴力一样,虽然的确跟他有些关系,可这关系却跟他们所想的差了八千万里。

她知道他在做什么,却没有阻止,因为她没那力气也没心思。

“别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他拍拍她的脸,不让她休息。

我要死要活关你屁事!

能够让人看湿的文章

“不然等会儿那小男孩过来了,我就叫他再出去逛逛,反正你也不急。”不管她紧闭的美眸是否已张开瞪着他,他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这位先生,我们见过面吗?”敢情他是冲着她来的,难不成他的地方也被她破坏过,所以今天特地来讨债的?

“现在不就见过了。”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目光炯炯的看着她。

如果她有仔细观察他,应该会发现他脖子有道伤痕,和她所要找的小圣脖子上的伤不但一模一样,更在同一个地方。

“我是说以前。”现在仔细看看,他真的有些面熟,就好像……小圣!

他没回话,看了眼窗外的街道,宁静的街道上依旧没半个人影。

“你跟小圣是什么关系?”看他的年纪约莫二十五、六岁,若要生出像小圣这么大的孩子……不难。

瞧她瞪着自己,他多少也看出她想到了什么,但依旧默然不语。

不说,是觉得没必要还是真如她所猜想的?

“说,你跟小圣是何关系?”她不喜欢猜,尤其是现在,那只会让她更难过、更想昏倒了事而已。

他从口袋里拿出菸就要点上,却教她给夺走。

“不许在我面前抽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