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胸压在洗手台上 肉写得好的各种姿势快穿文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29 11:43   来源:未知

夏虫唧唧,月华生晕。

裴念慈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起身下床,到裴宅偌大的庭院里夜游漫步。

父亲突然决定返回纽约的事,干扰了她的睡眠,她仰望天上缺了半边的新月,随手扯下香气淡雅的桂花放进嘴里。

想到晚餐时关逴吃下兰花的事,她就忍不住想笑。

瞧他那副模样,分明就是恍惚失神了才会把兰花吃下去,而他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的说自己有品尝鲜花的习惯。

沿着小径盘绕过开满紫藤花的矮树丛,她发现前方有个熟悉的高大身影,正朝她的方向踱来。那是——

她双眼霎时一亮,嘴角也因欣喜而微微扬起。

他来得真巧!

关逴双手插在裤袋里,低垂着头,神情郁闷地越过草皮走向铺着红砖的小径。

走没几步,便看到一双只穿着拖鞋的白皙小脚挡在地面前。

他顺着那双曲线漂亮的腿往上看,赫然发现竟足干扰他宁静思绪的罪魁祸首。

“是你!”

“你也睡不着吗?”裴念慈绽开笑容,寓意深浓地瞅着他。

他也和她一样,为她即将回纽约的事心烦难眠吗?

嗯嗯啊啊不要停,继续

“夏天的夜晚适合散步。”他回避地望着远处,不给予正面的回答。

裴念慈知道他在逃避。他们之间这种若有似无的情愫,他一定也感觉出来了!

“晚餐时我爸爸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我要回纽约了,你有什么想法?”

“很好!祝你一路顺风。”他仍然望着远方,勉强挤出话来。

“骗子!”

裴念慈的指控,总算拉回他始终回避着的视线。

“什么?”他皱眉地瞪着她。

“你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为什么要说这种谎言?”

“我心里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他坚决否认到底。

“你不是!”裴念慈追逐他的眼神。

而他只与她对视一眼,便又立刻转开视线。“我就是这么想的没错,你别妄自揣测!”

“如果你真的希望我走,就看着我的眼睛呀!”

“我——”关逴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转头望向她。“我这不就……”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有一个香馥柔软的唇,轻柔地、毫无预警地,盖住他微启的口。

他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贴在他唇上静止不动的人儿,他实在太震惊,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她就退一步挪开了唇。

她直视关逴的眼,毫不犹豫的说出自己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