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丫头稚嫩紧窄 校花同桌没带胸罩我去看了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29 15:39   来源:未知

人就是犯贱,越是不理他,他跟得越紧,他不是小斳已无所谓,睦羽心里打定主意,就是要跟他做朋友,睦羽决心要跟到他软化为止。

睦羽从学务处向林小姐谄媚,得到单斳个人资料,虽然有一点卑鄙,可是就是按捺不住想多了解他的事,所以用此方法最快。

他家里有爸爸、一个哥哥,没有其它兄弟姊妹——比他好,他是独生子,家庭简单。

睦羽黯然地想,有时候他会向妈妈抱怨,为什么他没有兄弟姊妹?

“这样就没有人跟你抢糖果吃!”妈妈说这话时他才五岁。

他六岁的时候认识小斳,他分糖果给他吃,然后——爱上了他!那时候的感觉,就像遇到亲人一般的愉悦。

在资料里他又高兴又沮丧的发现一些事情,高兴的是,单斳没有妈妈,而他记得小斳好象也没有妈妈,这证明单斳是小斳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沮丧的是,单斳确实比他大——大三个月。

三个月!这让他很沮丧,如果是差一年他心里会好过一点,就差三个月?他回美国一定要跟他妈妈抱怨,为什么没有早生他三个月或四个月,大他一个月也好。

两根一洞怎么弄

综合种种资料与迹象,他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单斳就是小斳,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小斳要跟他划清界线?还是小斳在成长过程中曾失去记忆,完全忘记他存在过。

得想想要用什么方法,帮他恢复记忆,他才肯承认他就是小斳。

睦羽现在什么也不做,什么地方也不去,每天回去垫高枕头痴痴地想。

他回想他们小时候的种种,还有小斳小时候的模样,印象中,他皮肤白得像雪,可是又不觉得是病态的苍白,难怪小杨会说单斳像白纸。

小斳从小给他的感觉,就像日本娃娃一样,小小的脸却有一双睫毛又长又翘,骨碌碌的大眼睛,好漂亮!

他每天手里总是拿一枝彩色笔在画图,而他会傻傻的看,看在画画中的小斳,这时的小斳最恬静、最美!

小斳喜欢画画,单斳是读美术科!

这是巧合?还是天意?

他甜蜜的回忆过往,左思右想,骤然他想起一件事,他想起小斳有一个特有的习惯,如果本性不改,这件事就足以证明他是“小斳”,他就无法否认。

睦羽为他想到的事情感到雀跃不已,也懊恼他怎么到现在才想起,高兴之余,更让他想起更多他们小时候美好的回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