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受被做到一直哭 形容天气热的搞笑说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29 15:40   来源:未知

“我付你钱,你娶我。”双眸为着刚想到的好主意散发弈弈神采。

可是她却不觉得开心,非常非常的不开心还有沉重的失落感。

还没开始回复原本的生活,她的心窝就已被孤单寂寞感给啃食了一个大洞,她多想伸出手过去,牢牢抓着他的手臂,问他……我可以继续待在你身边嗯?

可是她没有勇气,她不敢说。

她怕被拒绝,怕以后连见面都要尴尬,甚至只要听到他开门的声音,她就得默默避开,以免不知见到面时该用什么表情面对。

但她准备“买”他的冲动举动,好像也没好到哪去。

她苦笑。

她觉得自己真是蠢真是笨,可是错误已经造成,无力可回天了。

她失去了自个儿一相情愿认定的“好朋友”,失去了恋慕他的权利。她竭尽所能将头低下,希望这样不会被他发现一颗颗纷然滚落的泪。

徐风恼火的抓乱顶上的发。

她把他看成什么了?

付钱就什么事都愿意做?

她严重侮辱到他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付出他的时间、脑力、想法、劳力……来为自己创造经济价值,但也不是什么case都接的。

然下面湿的文章

她竟然妄想只要付他钱,他就会娶她?

这不就像贵妇养小狼狗一样,以为给予钱就会得到对方的爱情……买他的爱情?!

叽!

轮胎猛地在柏油路上发出刹车的刺耳声响。

砰!

楚翌莘这次头可真的撞上置物箱,痛得她哀叫。

“楚翌莘。”

“啊?”她的额头好像肿起来了。

“我让你买。”

她愣了下才惊愕大喊,“什么?”

徐风将车停到路边去,拿出手机寻出两名男性员工的电话,“到户政事务所,直接搭计程车来,记得要收据,车资我付。”

“你叫他们去户政事务所干嘛?”楚翌莘好奇的问讲完电话的他。

“你不知道结婚需要证婚人吗?”

“?”她又一声大叫。

“吵死了!”他挖了挖生疼的耳朵。

“结婚?!”她抓着他的手,“结婚?谁跟谁?谁跟谁结婚?”

“你不是说你要娶我……”不对!“叫我娶你?”

“你答应了吗?”真的假的?楚翌莘难以置信。“你愿意吗?你不挑了吗?你你你……”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我们得先回家一趟。”他转动方向盘右转入旁边的巷子。

“回家干嘛?”他改变主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