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有肉现代都市小说 噢 好深呀 噢 你轻点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29 19:38   来源:未知

发了短信,赵一一把手机收起来,扭头对挽着自己的谢欣然道别:“欣然,我就先走啦!”

谢欣然依依不舍地跟她说,“为什么这么早就走了,有好多话不说”。

“还手机好说,再说,假期也可以出来玩。”。

“再见。”。

赵一和一一一路来,只是为了躲避钱钟书,但她觉得在众人面前藏了一个火眼金睛,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小偷,一切都不舒服,只想逃走。

赵怡翻了个身,虽然只有回忆,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是很真实的,她内疚地瞥了一眼卧室的门,门上是他。

睡吧,赵一一暗暗对自己说。

很久之前,她就发现,睡一觉后,再怎样浓墨重彩的事情都会有些褪色的。

她又做梦了,梦里,17岁的钱仲在偷看自己的信。

高考临近,为了鼓励同学们,孟yuan让同学们给未来的自己或过去的自己写一封信。

赵一怡将信封好,压在语文书上。

“一,去,去洗手间。”谢欣然坐在屋里,不小心把信扔了。

“走吧。”

教室里有男生在玩闹,不小心撞到赵一一的桌子,上面的书散落下来。闯了祸的男生连忙收拾。

好胀顶着花心好疼

钱仲恰好路过,帮忙收拾着。

钱钟拿起她的信,把它放在一个信封里,用胶水粘好。不知道是她没有注意还是什么原因,封了一些卷,钱钟鬼魂顺着卷仔细地打开了信封。

她的信,她会写什么?钱钟很好奇,就把信纸从信封里拿了出来。

“谢谢你,黔中。”男孩漫不经心地把书堆在桌子上,谢过他,回到他的位置上。

“哦。”他回过神来,站了起来,手里还拿着赵乙的信。

他打开它,把纸上的字排得很漂亮。

13岁的赵依依你好,我今年17岁了,还有一个月我就要高考了,那时总觉得遥不可及的事情现在触手可及,想要恍惚一下吧。

钱钟看了看门口。她还没有回来。

“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我父亲进了监狱。谢谢你没有被打倒。也许有一天我不用担心这个…”。

钱仲突然觉得指尖发烫,不再看后面的内容,急忙将信收了起来,随便压在赵一一桌上的书下。

赵一怡和谢欣然从厕所回来,她刚进来,就看到钱钟书从自己的桌子前走过,心里莫名有些不安。

桌子被人动过了。赵一一问了陈皓:“陈皓,我桌子怎么回事?”

陈皓才睡醒,懒懒的答道:“被人撞了,还把我给撞醒了。”又扭过头去,嘟嘟囔囔的抱怨着被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