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脸被女生当垫子坐:一整夜没拔出来真的可以吗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30 11:54   来源:未知
男生脸被女生当垫子坐,一整夜没拔出来真的可以吗

 我也就没再多说什么,然后又指向了她腿上的丝袜,“你不是抓贼吗,丝袜怎么又穿上了?”

 

 

在我问完后,林芳菲显得更不好意思了。

 

 

“在发现是汽车压着石子崩的玻璃后,我就回到了办公室。然后咱们老板过来了,她跟我说那天去工地的时候在咱们这换了鞋子,因为下雨的缘故把丝袜也脱掉了。”

 

 文学

 

“后来她放包里给忘记了,刚好看到我换下的丝袜以为是她的,就顺手穿上了。”

 

 

“我一直以为咱们售楼处有色狼,偷我的丝袜,恰好我又发现你那天盯着我腿上的丝袜看,所以我就以为是你。直至今天晚上老板过来跟我说,我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

 

 

我的个老天爷啊,你们俩娘们儿之间倒腾双破丝袜,把我圈里头冤枉了好几天。

 

 

这几天我咋过来的啊,各种被怼各种被针对,放个屁都是错误,可委屈死我了。

 

 

当我把心中委屈说出来后,林芳菲显得特别不好意思。

 

 

“那我今晚请你吃饭吧,就当我对你赔礼道歉了。”

 

 

吃,必须得吃,我不光吃饭,我还得吃你呢!

 

 

白冤枉我好几天,一顿饭就想把我给打发了?门都没有!

 

 

于是在林芳菲出门的时候,我在她身后,故意将手在她丝袜大腿上撩了一把。

 

 

林芳菲当时就羞的小脸儿通红,“你干什么!”

 

 

我这会儿有理了,自然也就不怵她这售楼处经理。

 

 

“我又不是故意的,就是一甩手不小心碰上。再说了,即便是故意的又怎么了,许你平白无故的冤枉我好几天,各种的针对我丝袜色狼,就不许我伸手摸把找找补偿了?”

 

 

被我一通怼,林芳菲都不好意思了,看起来实在不知道该对我说些什么。

 

 

所以她直至上车前,都没有再说话。

 

 

但我不管,好不容易逮到连欺负带报复的机会,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

 

 

于是在上了车子后,我就侧着头直勾勾的欣赏她那双裹在肉色丝袜里的美腿。

 

 

都把林芳菲看的俏脸通红,“黄华,你怎么这么流氓啊,你别看了!”

 

 

我很委屈,“我怎么就流氓了,你穿丝袜不就是为了让腿显得更美,不就是让人欣赏的吗?”

 

 

“还有,谁让你这么漂亮,穿上丝袜又这么动人的。”

 

 

“我每天晚上做梦都是你。”

 

 

林芳菲被我说的都快羞疯了,伸手就打我,好在这会儿车子才刚启动还没上路。

 

 

不过也不知是她动作实在太大,还是扣子太不结实。

 

 

总之在她挥手打我一瞬间,身前的两颗扣子突然给崩开了……

那一匆匆一瞥,好过瘾!

 

 

林芳菲这才注意到她身前发生的意外,忙羞红着脸拿手给捂住,更是羞声急道:“不许看,臭流氓你不许看,再看我就把你给开除!”

 

 

又是这套威胁,看来她还真是说顺嘴了。

 

 

不过我也没有还口,只是贪婪地注视着她。

 

 

可遗憾的是,她根本就不给我那个机会,直接就把给撵下车了。

 

 

“今晚我请你吃饭了,我明晚再请,你下去,快下去……”

 

 

一通撵,我被林芳菲给赶下了车。

 

 

不过在下车之前,我脱掉了身上的白衬衣。

 

 

当林芳菲看到我脱衬衣的动作下,惊吓到不行。

 

 

她慌乱的失声问道:“黄、黄华,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啊!”

 

 

我才不管她呢,只管将扣子全部解开,然后将衬衣给脱了下来。

 

 

“黄华,你要是敢乱来的话我喊人了,我真的喊人了啊!”

 

 

不等林芳菲喊人的,我就把白衬衣砸到了她身上。

 

 

“你傻呀,你就这样一直待在车上?回家时不用下车?路上漏出来让人看个够?”

 

 

怼了她一顿,我心里特舒畅,终于能理所当然的怼她了,她还不敢哼哼。

 

 

果然,她不仅不敢哼哼,随后还拿起我的衬衣套在了身前,羞红着脸说,“谢谢你啊!”

 

 

“行了,赶紧回吧,路上注意安全。”

 

 

我大大方方的下了车,好在身上还有个打底背心,也不算光着上身了。

 

 

心里很舒坦,虽然没能跟林芳菲发生更多的事情,但好歹也算是把之前的气出了一部分。

 

 

在跟林芳菲告别后,我重新走在了大街上,想着在路边店里随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可吃东西的地方还没找到呢,反倒是手机铃声先响了起来。

 

 

我以为是林芳菲的良心发现,准备回来接上我去撮一顿。

 

 

哪成想,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竟然是李梦莎的名字。

 

 

她刚刚还没突破心理障碍呢,这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工夫,就突破了?

 

 

心怀好奇,我接通了她的电话。

 

 

刚‘喂’了一声后,李梦莎哭泣的声音就从电话中传出。

 

 

“黄华,刚才他又给我打电话了,说是要临时出差三天。可是我从朋友口中得知,公司里根本就没安排他出差……我受够了,今晚我不想一个人了,你能来陪陪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