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敏感成这样h:公车 从后边 小榛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9-11-30 11:55   来源:未知
小东西敏感成这样h|公车 从后边 小榛

 “啊?真的要检查那里么……不脱行不行……?”

毕竟自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突然就要被一个男人看到自己最隐秘的地方,那个大多数女人尽全力守护的地方,周颖顿时羞涩不已。

 

 

 文学

“这个,不脱的话,也行。只是我可能就没有办法帮你治疗了,毕竟病根找不到,治标不治本。”

 

 

作为一个女人,周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严重的痛经到底有多么恐怖,那真的是疼起来要人命的!

 

 

如果按照苏羽所说,不治疗的话,会更加严重,她真的无法去想象那到底有多么的疼。

 

 

况且,她是个喜欢孩子的人,以后肯定会结婚,也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如果不孕不育的话,那无疑也是十分让人难受的。

 

 

而最重要的是,这后遗症里,居然有大小便失禁,这让周颖一个青春靓丽的姑娘,如何能受得了啊!

 

 

加上她又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根本就不会想到苏羽的那些小心思,小花招。所以,在纠结了很久之后,周颖终于决定了……

 

 

紧咬着牙,周颖羞红着脸,将头深深的埋在胸口,缓缓的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然后缓缓地将拉链拉了下去……

 

 

瞬间,魅力四射的风景苏羽原本带着淡淡笑意的脸,直接变成了惊讶与呆滞,就像是被一幕绝美的风景所惊呆了一样。

 

 

的确,此刻的苏羽完全是被惊呆了!

 

 

那平滑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上,犹如精致的梅花的肚脐好似镶嵌在上面一样,浑然天成。

 

 

使得苏羽不由得呼吸加重,即便是他再镇定,此刻都有些呆滞了,不由得伸出手去,查看着,但却没有丝毫亵渎之意。

 

 

“那个……检查好了吗……”被苏羽的触碰撩拨的身体有如过电般颤抖,周颖全身红的跟个苹果似的,羞涩难当的小声说道。

 

 

“呃……嗯!检查好了!”被周颖的声音从呆滞惊叹中叫醒,苏羽迅速收回手,有些尴尬的说,“我这就给你开药方,你去抓几幅中药吃一段时间,再配合针灸,应该就能痊愈了。”

 

 

说着,苏羽迅速走向周颖的办公桌,拿起纸笔,龙飞凤舞的开始写下药方。

 

 

而周颖则是迅速起身,将衣服重新整理好,有些尴尬的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苏羽专注的书写药方。

 

 

周颖忽然觉得,原来认真的男人,真的是好帅!

 

 

虽然他只是个小农民,但在做事时的那份专注,却是让人看着十分的舒服,尤其是周颖这个对工作认真,对生活热爱的女孩。

 

 

这也让她渐渐地忘记了方才的尴尬与羞涩,不由得对苏羽这个普通的农家男孩有了一些好感,“医者无男女别,他真的是这样的人……”

 

 

当然,是不是,只有苏羽自己知道。

 

 

“好了,药方开好了!”龙飞凤舞的写了好一阵子,苏羽将那墨迹未干的随手交给了周颖。

 

 

还别说,苏羽不愧是小溪村里唯一的一个高中生,这一笔字写的还真是龙飞凤舞,龙精虎猛的。看起来是既潇洒又不失霸气,若是不看身份的话,恐怕大多数人都会把这字迹当成是大领导大官儿的字呢!

 

 

看着那潇洒霸气的文字,周颖笑着说道:“真没看出来,你的字写的还挺漂亮的嘛!”

 

 

“随便瞎写而已。对了,你按照个药方去抓药,连续服用个半个月,基本上就能痊愈了。”

 

 

虽然还挺想和周颖多待上一会儿的,但苏羽尴尬的发现,平时嘴皮子比说书的还顺溜的他,在这个漂亮的女孩面前,居然有些结巴,像是脑子短路了一样,根本不知道要说啥。

 

 

这在他身上可是从来没出现过的。想这村里,但凡是小姑娘小媳妇,哪个没被他嘴上调戏过?

 

 

但偏偏就是这个城里来的漂亮姑娘,让苏羽抓瞎了。想着刚刚留下的第一印象还不算太差,外加那药方见效之后,一定还会有其他的接触机会的,苏羽赶紧找了个借口开溜了。

 

 

不开溜不行啊!虽然苏羽十分想和周颖多待会儿,但这会儿脑子里不知咋回事,全是浆糊!

 

 

生怕万一要是说错话了,让人姑娘反感了,那可就前功尽弃了。所以还是回去好好的拾掇拾掇思绪,想想以后该咋和人家姑娘接触。

 

 

毕竟苏羽的志向十分‘远大’,是要去城里把妹的,所以和这个城里姑娘接触接触,肯定是没啥坏处的。

 

 

一溜烟的离开了小学,苏羽慢慢的走在田间小路上,有些纳闷的自言自语着,“这是咋回事儿?娘的,为啥和这个周老师在一起的时候,老子感觉连话都说不顺溜了呢?”

 

 

坐在田边的树荫下,看着四面的青山和碧绿的水稻,将脚丫子泡在小渠沟里一边纳凉,苏羽一边寻思着这事儿。

 

 

但想了好半天也没想明白,苏羽干脆就不去想了,转而怀念其那副绝美的景色了。

 

 

“奶奶的,那就是黄花大闺女啊,和花儿一样,太漂亮了!秀儿姐的虽然也够漂亮,但还是没法比啊……”

 

 

也不知怎地,就算是回想起来感觉就在眼前,苏羽也没有啥邪念,感觉就像是看见仙女儿一样,生不起那坏心眼来。

 

 

但秀儿,那可就不一样了,只要一想到她,苏羽脑海中就忍不住的幻想着,……

 

 

只是他毕竟还是个处男,男女之事的欢愉和感觉,他无论如何也是幻想不出来的。这让苏羽不由得郁闷了,心中咒骂着坏他好事儿的李桂花八辈祖宗。

 

 

“奶奶的,迟早有一天,老子非将秀儿姐给睡了!”

咒骂了好一阵子,苏羽这才心情大好,拍拍屁股上的土,站起身来大步向着村尾,自己的那几间破红砖瓦房走去。

 

 

虽说村里条件好一点的人家都是盖上了红砖大瓦房,但他现在所住的这个,还是当年他那个没见过面的死鬼老子结婚的时候,苏老头花了好多钱,请瓦工来给盖的三面红的房子。

 

 

三面红,那在九十年代,可是只有有钱人家才盖的起的房子!可谁知道,他那死鬼老子,还没住上一年,就嗝儿屁着凉,从山上掉下去直接死翘翘了。

 

 

至于他娘,听村里人说,那也算是个标致的大美人,可是在他爹刚死了没多久,就扔下才两三个月的他离开了这个地方,至今也没有任何音讯。

 

 

两年前,苏老头去世后,那几间快有二十个年头的破瓦房,也就成了苏羽一个人的家。

 

 

说实话,那实在是没个家的样子了,破的连村里五保户的烂土房子都不如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房子虽然很破烂,但有门有窗的,至少是个属于自己的窝不是?

 

 

如此方便,苏羽自然是一直想着,怎么能带个女人回来,在屋子里大战她十个回合!

 

 

“小混球!你在家吗?”正当苏羽看检查着屋里的土炕是否能受得了折腾时,一道清脆中带着些成熟的声音忽然在院子外响了起来。

 

 

“咦?这娘们,这么快就送上门了?”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在小学里被苏羽气得够呛的村卫生所唯一的那个女大夫,胸大腰细的赵雯。

 

 

“嘿!敢损老子,看老子怎么把你睡了!”

 

 

一听这像是刻意压低的声音,苏羽两眼珠子滴溜着,心头鬼点子乱窜,“哦,在呢!进来吧!”

 

 

小溪村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四面环山,唯一出山的路是一条约莫五六十米的山涧,两侧都是高耸的峭壁。

 

 

但就是这唯一的一条路,还被一个内陆很罕见的山间湖泊北湖所阻断。

 

 

整个北湖占据了小溪村和其他几个村庄所在山谷的三分之二还多,从那条唯一的山涧穿过,联通到外界同样面积的的湖泊当中。

 

 

不同的生活环境,形成了人们不同的思维。生活在城里那钢筋水泥森林里的人们,对于青山绿水总是十分喜爱,恨不得永远住在这种没有喧嚣的地方。

 

 

但祖祖辈辈住在这里的村里人,却是都想着到城里去闯荡,去繁华的大都市,住洋楼开洋车,每天灯红酒绿。

 

 

而苏羽,就是这样的人。或许是因为在县城里接受过较为高等的教育吧,苏羽一直憧憬着有一天能够走出这个地方。

 

 

到城里去施展自己的身手,打造一番属于自己的天下,泡遍城里那些头抬的比马还高的女人,狠狠地羞辱一下当年那个在他刚刚进高中的时候将他羞辱的差点要离校的女人!

 

 

不过目前距离给老爷子守孝结束还有一年的时间,所以即便是苏羽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也需要再等等。

 

 

苏羽的身世遭遇,整个小溪村的乡亲们都知道,对于没爹没娘的他,平时都挺照顾的。

 

 

再加上老头子大老爷们一个,烧火做饭啥的,根本做不来,所以苏羽从小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对于村里的叔叔婶子,大爷大娘他都是十分尊敬的。

 

 

不过作为同龄人里的小霸王,苏羽可是地地道道的土匪头子,上树掏鸟蛋,下河摸大鱼,偷别人地里的玉米地瓜烤着吃,他可是没少做。

 

 

至于哪个毛小子如果不听话惹了他,那绝对是一顿拳头胖揍,不打到对方叫爷爷,绝对不停手。偶尔还调戏个邻家小妹妹什么的。

 

 

赵雯这样有味道的大美人,刚来小溪村的时候,自然没有免掉被小霸王调戏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