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车去“人人”,二手车C2C幻景破灭?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3-11 04:16   来源:网络整理

2019开年伊始,人人车就火了,因为一场遍布大江南北的关店及”暴力”裁员风波。

李潇是人人车重庆片区的一名销售,春节过后返工正打算摩拳擦掌大干一番,却被HR给了重重一击。2月17号,李潇被HR口头通知,要么交4万元买“资源包”(其中1万元为押金)转为人人车合伙人,要么主动离职且没有任何赔偿,而且即便当合伙人也要先办理离职。

心头不服的李潇不肯签任何协议,经过多日的坚持,这位城市经理眼中的钉子户终于在2月底拿到了当月的工资和7000元的补偿,其中5000元在离职协议上明确约定,另外2000元则由城市经理通过支付宝转账。

如今重庆地区百余名员工仅剩10人左右,包含不肯签离职协议的老员工。

李潇所愤恨的遭遇却让周洲觉得羡慕。周洲所在的人人车浙江嘉兴区门店早在去年11月就已毫无征兆地关门停业,一线人员被迫离职。

对于被离职,周洲可以接受,但不能接受的是工资少发了1万余元,因此周洲迟迟不肯在离职协议上签字。在他看来,这已不是人人车第一次克扣工资,此前他和多位同事的日常工资都同样有被克扣的经历。

为了拥有谈判筹码,周洲和几个同事选择不交回手上车辆的钥匙及公司统一发的工作手机。目前他们已经收到了人人车发出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通知书上明确提到,若不归还上述工具,公司将以侵占公司财务为由向公安机报案。但在通知书后面,人人车又附上了自动离职申请通知书,周洲认为这意味着如果他愿意自动离职,公司就不再追究。目前,周洲和同事还在继续与公司谈判。

李潇、周洲的遭遇并非个案,根据人人车长春销售经理张家玮透露,这次是人人车的全国性大裁员,各地除了城市经理外,一线人员(包含销售、评估师等)将全部裁掉,涉及员工上千人。截至目前,人人车离职员工超过500人,剩下多数人是由于离职赔偿问题,仍在与公司交涉中。

“一刀切”裁员

关于裁员的赔偿,人人车先后出了两套标准。

据重庆、长沙、长春等多地一线人员反映,2月17号刚发通知时,并未提及任何赔偿,甚至当时连1月份的绩效都尚未发放。而到了2月28日,人人车赔偿的标准变成了“一刀切”:无论之前的职位和薪金水平是什么,赔偿金额统一为5000元。

人人车去“人人”,二手车C2C幻景破灭?

人人车员工离职协议书 图片来源:人人车离职员工

这在张家玮看来,公司的做法实在让人寒心。据他介绍,公司一线销售人员以往平均工资都在10000元左右,5000元的赔偿等于每人只赔了半个月的工资,而此前离职的将近四分之一同事则分文未得。

更让人觉得讽刺的是,此前每月为他们设定KPI考核任务的城市经理,最新的KPI是“裁人”。“裁得越快奖励越多,听说总部都把赔偿的钱提前打给他们了,但这也使得城市经理对这笔赔偿金动了其他心思。”张家玮透露,目前长春片区城市经理自己定了规则,对愿意提前离职的员工可以额外奖励1000元,超过此期限则取消1000元的补贴;且该笔补贴不经由公司打款,是城市经理个人支付宝或微信转账,“而且听说有主管离职拿到了20000多元,明显高于公司标准。”

由于急于寻找下一份工作,李潇在拿到城市经理额外补贴的2000元后选择在2月的最后一天签字离开,“公司肯定是要黄了,我耽误不起。”

赵雷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对于人人车公司一刀切的赔偿政策,他已经到相关部门申请了劳动仲裁。他已入职两年多,之前每月工资加绩效都在20000元以上,离职赔偿仅有5000元在他看来“简直可笑”。

赵雷表示,2018年成都片区工作人员超过200人,后来经过不断优化,2019年初时仅余100人左右,其中包含30多名销售人员,但在此大裁员中,剩余的100人也基本要被全部裁掉。 “现在剩下的每一个都是精英,不可能是工作能力不行,就是公司没钱了。”

在成都、重庆、长春等地员工被迫在合伙人和离职之间做出抉择的时候,据上海电视台“新闻坊”栏目报道,人人车上海员工收到的离职补偿不是钱,而是资源包,即二手车买卖人的个人信息资料。员工只要同意离职,一名原职销售就可以选择一名评估师自由搭伙,公司将补偿一个价值3万元(其中包含有250条买卖人信息)的资源包让其“自谋出路”。

对此,上海市捷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胡玥表示,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需发送书面通知,而且单位应该支付补偿金。而不能像人人车这样通过所谓资源包来补偿员工。更何况这种所谓的资源包涉及泄露公民个人隐私,可能不是一个可以合法交易的资产。

当人人车各地工作人员因为赔偿问题四处维权时,人人车北京总部却一片欢腾。

3月1日下午,人人车创始人兼CEO李健发布全员内部信,宣布人人车“新平台,新零售”战略首战告捷,仅用十天时间,人人车合伙人总数突破千人。

人人车去“人人”,二手车C2C幻景破灭?

图片来源,人人车“合伙人制”对外宣传稿件

当然,这里的全员已不包含李潇、周洲、张家玮、赵雷等曾经的一线员工了。

人人车合伙人制:升级or倒退?

不想当合伙人就离职,但当合伙人也要先办理离职。在李潇、赵雷他们看来,合伙人制就是变相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