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窟现地下建筑:官员用公务卡为私家车加油被查:不是付不起 只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6-18 15:58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官员用公务卡为私家车加油被查:不是付不起 只是不想自己掏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纪委监委通报2起私车公养典型问题案例――柳城县市容管理行政执法局4名干部、柳江区卫生健康局1名干部分别违规使用公务加油卡为私家车加油,受到党纪政务处分,违纪款项上缴国库。据统计,这5名违纪公职人员在3至4年间合计违规加油494次,共计12万余元。

  作为“四风”问题的变种之一,“公卡私用”已成为一个突出现象。近期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的五一端午期间“四风”问题中,便有6起私车公养典型案例涉及“公卡私用”。小小的公务加油卡究竟有什么“魔力”,让部分公职人员按捺不住,前赴后继,肆意“揩油”?

  “跑冒滴漏”的公务加油卡

  近年来,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贯彻落实和公车改革的深入推进,“公车私用”等车轮上的“四风”问题得到有效遏制。然而,梳理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发出的通报不难发现,私车公养等隐形变异问题仍在不断滋生。从各地曝光的案例来看,“公卡私用”已成为少数公职人员私车公养的主要手段。

  2018年3月,辽宁省沈阳市纪委监委启动对2015年以来全市范围内违规使用公务加油卡这一隐形“四风”问题专项整治,仅用3个月时间,就排查出问题加油卡9591张。2018年9月,江苏省徐州市纪委监委通报5起私车公养典型问题,除1起是违规发放加油补贴外,其余4起均涉及公卡私用。

  2018年10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重庆璧山区某街道的一张公务加油卡,在一天内消费17次,消费金额高达6000多元;大足区某基层单位单次加油1148升,消费金额超过8000元……

  推行公务加油卡的目的是加强对公车管理,防止出现违规违纪行为。然而,在某些公职人员手里,这张卡片却成了打开加油机的“钥匙”,不单给自己及亲属、子女的私家车加油,还可以用于购买私人物品或服务,甚至直接套现。

  2016年8月至2018年3月,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机关公务用车服务管理中心原主任孙庆亮利用管理公务用车的工作便利,多次用公务加油卡为其私家车加油,合计花费18813.32元;2次用公款为其私家车保养,合计花费525元;1次用公务加油卡套现20000元据为己有。2018年5月,孙庆亮受到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违纪所得被追缴。

  “公务加油卡私用、私车公养本质上是‘四风’问题的反弹回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最高法纪检监察组副组长高波认为,一些人钻制度空子,以权谋私,消解了公车改革的效果,同时也极大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与公信力。

  管理粗放助长了公卡私用

  一方面是纪检监察机关通报不断,不断有公卡私用问题及相关人员被查处;另一方面,却是“苍蝇”仍旧不断冒出,“揩油”行为不见收敛。

  在反腐高压之下,为什么还有人变着法钻营,冒着风险从公家的油卡中攫取“一杯羹”?

  “小便宜不占白不占,反正抓不到我头上。”追溯公卡私用的源头,是深入骨髓的“特权病”在作祟。曾经将使用公车当成自己特权的个别人在公车改革后没有及时转变观念,思想认识不到位,仍把公车公卡当做自己的私有物,哪怕是蝇头小利也不放过。这部分人往往心存侥幸,自以为手段隐蔽,神不知鬼不觉,不容易被发现,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广西壮族自治区合山市河里镇财政所所长庞福强因“揩油”被调查后悔恨地说:“其实这些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自己完全可以付得起,但认为以公务为名不会有什么问题……”不是付不起,只是不想自己掏。何况就这么一点钱,谁会知道呢?在这样的心态下,他用公务加油卡违规为私家车加油,共计624.98元,并因此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贪小便宜吃大亏,此之谓也。

  从现实角度来看,能够“揩”到油的公职人员,必然对其单位公务加油卡拥有一定的使用权或管理权。公卡私用问题之所以发生,权力运行失范是主要原因。

  自身监管缺失是导致公务加油卡管理混乱的直接因素。一些机关企业事业单位未制定公务加油卡使用管理制度,或有制度但不规范不健全,或抓落实流于形式,导致个别公职人员“手握加油大权”,对单位公务加油卡可以任意支配,“揩油”也就“水到渠成”了。

  山东东营职业学院要求各下属单位将公车和加油卡交由学院办公室统一管理,该学院基建处副处长董其国却擅自决定让基建处工作人员留下此前购买的2张加油卡,为自己的私家车加油。如此轻易地截留成功,部分单位对公务加油卡管理的粗放程度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