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教育”,在教育领域什么样?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7-25 14:03   来源:未知
“互联网+教育”,在教育领域什么样?

     “互联网+教育”,在空管什么样?
   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很多人把它跟电的发明相提并论,并将互联网时代称之为一次新的工业革命。2018年1月19日,民航局空管局职工网络大学(以下简称网络大学)正式开学,面向系统全体职工开展在线教育,标志着“互联网+教育”在空管的落地。它会引发怎样的“化学反应”和深刻变革?让我们点击网络大学,触摸它的存在。
  跨时空的新教育
  新年伊始,值守在雅布赖导航台的张永文一边听中央党校曲青山教授讲课,一边认真做着笔记。这对于别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买本书都要去120公里外”的雅布赖来说,是弥足珍贵的。导航台距离内蒙古空管分局,有1100公里,参加学习对他们来说是种奢望。现在,聆听大师教诲已不是梦想。以台站为家的张永文把自己的时间概括为3个1/3,1/3在值守,1/3在课堂,1/3在生活。在他看来,网络大学将他从“沙漠”带了出来,走向了北京,走向了世界。
  触摸空间,教育大道无疆。此时此刻,千里之外的黑龙江海清、云南耿马、新疆莎车、海南三亚……全系统400多个台站,近千名“值守人”,也在网络大学的课堂上,学习着他们喜欢的课程。
  “《做新时期合格空管人》是我最喜欢的课之一。”莎车导航台职工刘文利谈到,这门由空管局局长、网络大学校长车进军讲的课,不仅为他指明了前进和努力的方向,还让他和局领导实现了“零距离”接触。
  触摸时间,学习聚沙成塔。与教室的“固定”教育相比,网络大学赋予了教育更多的灵活性。工作之余、生活之余……碎片化的时间,碎片化的知识,“终身学习”“知识为了发展”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原来学习只是为了‘谋饭碗’,现在学习是为了‘追梦想’。”耿马导航台的“职场老兵”查建勇由衷感慨,并期待下一期的“深造”,也期待“在线学习”到“移动学习”的迭代升级。
  未来会怎样,只要你敢想象。教育会怎样,企业发展就会怎样。
  此时此刻,职工网络大学已将教育的“三维空间”再造,打破了传道授业的空间资源限制——校园围墙被“推到”,课程被“订制”,作息更“灵活”。空管职工教育,已与全社会处在同一平台,并助力空管事业向着更高更远的明天迈进。
  让教育的“鞋”更适合空管的“脚”
  空管的“产”和“教”缘何能越走越近?
  触摸现实,网络大学给出答案。
  ——“努力让所有人都喜欢”。
  6月底,网络大学第一期常规班结束。虽是第一期,但课程设置上却包含了“业务百科”“道德讲堂”“文化园地”“科技博览”“法制天地”“榜样之家”等多个板块,尽可能满足全系统2万余名职工的“口味”。空管分管制、情报、通导、气象等多个专业,运行中各有分工或交叉。网络大学社交化的“众帮”表现非常明显,2万人的讨论区成为“谈武论道”的平台。
  “翻转课堂”,让学习由“套餐”变成了“自助餐”,也让因材施教变成现实。在前期调研中,很多同志反映自己的工作压力大、睡眠不足。于是,网络大学安排了《压力与情绪管理》课程。据统计,目前《压力与情绪管理》的点击量已近3万,学习时长超8万小时,五星评价7000余条。
  ——“网络大学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互联网+教育”会产生什么?是智慧。什么是智慧?比如反馈优化。一道题目的难度、效度是否合适?对一道在网上被做了上万遍的题目而言,网络大学后台的大数据会告诉你,某选择题4个选项中,有上万个学员没选C和D,这说明C和D是糟糕的选项。如此,内容生产者就可以优化内容,提高命题质量,从而推动改进和变革。
  不难预见,不久的将来,网络大学能够为每一位学生量身定做学习环境和个性化课程,进行定向“靶标式”推送。比如:管制英语考试前两天,学员收到网站推送的一则消息,提醒他观看某个复习视频,这样他将有85%的概率在测验中正确解答。
  ——“重新定义你的职业生涯”。
  随着空管事业的高速发展,人员淘汰化老龄化现象明显。“很多管制员到40多岁就面临转岗的问题,随后十几年的职业生涯怎样发光发热是个难题。”空管局空管部李经纬说,《交通安全讲堂》课程为想转岗从事安全管理的职工提供了理论参考。
  网络大学就像四通八达的“立交桥”一样,将教育分流和职业取向很好地结合起来。即使错过某一阶段学习,也有下一个“路口”。未来,网络大学将进一步细化专业课程分类,充分发挥众横交叉、起承转合的枢纽作用,为职工职业生涯发展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让在线教育更有温度
  大数据时代来了,互联网热情“拥抱”教育,让教育这个古老而崭新的行业焕发出新的勃勃生机。但我们在热情拥抱“互联网+教育”时,也必须深刻认知到,教育不同于其他互联网产品,有着特殊的功能和属性。
  触摸未来,如何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新时代,呼唤网络大学的温度和理性,需要我们共同思考。
  ——“互联网+教育”还是“教育+互联网”?
  与“互联网+教育”相比,“教育+互联网”显得更加贴切,追根究底,无论实现教学目标的媒介如何,教育的本质不会改变。空管局局长、网络大学校长车进军认为,与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相互提升而非替代的发展状态类似,“教育+互联网”的发展并不一定会造成传统教学方式的衰亡,两者在交融过程中取长补短,“教育+互联网”要积极汲取传统教中的优良因子。传统教学方式与内容也应结合互联网环境进行创造性表达。车进军表示,他将在“线上”和“线下”继续当好“老师”这个身份,维系好师生情谊。
  ——从“线下”到“线上”,再到“线上+线下”。
  回顾网络大学的发展历程,已从“线下”成功走到“线上”,目前正向着“线上+线下”混合式教育的发展演变。“互联网教育仅实现线上的课程转移是不够的,还需要将移动终端覆盖到教、学、反馈的全部过程。”空管局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网络大学副校长范芸芸介绍,未来,我们将开发连接师生的智能终端,将课前—课上—课后的每一个教学环节全覆盖,力求让课堂互动“永不下线”。
  ——如何实现“互联网+高等教育”?
  目前的网络大学中,老师讲授、内容编排、作业考试的方式,还相对老式、旧制。脱胎于此,尚未换骨,这是一种可以理解的路径依赖,但迟早会被颠覆、打破,而进入到“典型转移”的“互联网+高等教育”阶段,不是在原来的路上跑得更快、效率更高,而是要在教育理念上升级迭代。
  获得学分绝不是网络大学的单一目标。如果把必修课程的学分叫做“硬学分”的话,网络大学更应赋予学员“软学分”,即空管文化、空管精神、能力和素养的培养等。只有“硬学分”和“软学分”均衡发展,才能实现“互联网+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