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教育的目的,不是把人当工具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8-12 16:24   来源:未知
傅国涌:教育的目的,不是把人当工具

对于培养出许多大师的中国近代教育,许多人抱有怀念的情愫,面对当下教育的症结,甚至有人说:“教育怀旧是一针无奈的镇痛剂”。在专注研究中国近代史、出版过《金庸传》《1949:中国知识分子的私人记录》等书籍的历史学者傅国涌看来,追忆过去的教育,不是为了批评,他对批评现实的教育几乎失去了兴趣,而是为了追寻“理想的教育本来的样子”。渴望从事实中获取新的资源,不只是看见过去,也是寻找新的可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佳美的故事不仅属于过去。
 


记者:我们看到,您一直在关注晚清到民国时期的教育,陆续编写过《过去的中学》《过去的小学》,将季羡林、钱学森、钱穆等诸多求学于这一时期的名家回忆文章编入其中,让我们得以窥见当时的基础教育状况。您为什么对这一时期的教育感兴趣?是对现代教育的反思吗?
 
傅国涌:我一直在研究晚清到民国的历史,教育是其中一个侧面,与当时社会的其他层面都是相通的。我在读史的过程中发现,那么多的人在回忆晚清——民国时代受到的教育,并给予很高的评价。所以,我在2005年编写了《过去的中学》。这也与我的教育情结有关系,30年前,我做过乡村中学的语文老师。后来,有人建议我编本《过去的小学》,之后的五年,我陆续积累终于成书。
 
最近即将出版的《新学记》,是我第一本系统讲述现代教育起源的书,从传统教育到教会学校、留学潮,到中国教育家群体的产生,从课本革命到校园文明,再就是教育地理、知识重构,对19世纪到1949年影响了五代人的教育进行了梳理。追忆过去的教育,不是为了批评,初衷在于渴望明白“理想的教育本来的样子”。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上,乃至离我们并不久远的百余年来,一直有人在追求理想教育的标准和尺度,今天还可以继续追求,而这种追求的本身就是美的、善的、真的。
 
记者:经过梳理,您发现,那个时代的小学和中学教育有什么样的特点?
 
傅国涌:共同的特点,只有四个字:把人当人。教育的目的不是把人当成达到某种目的的工具,我想在这点上,古今中外教育思想家的思考是一致的。人最终不是机器,教育的目的是让他们从更高的意义上认识到“人是什么”。
 
商务印书馆《新国文》初小第三册第一课“读书”这样写:学生入校,先生曰:“汝来何事?”学生曰:“奉父母之命,来此读书。”先生曰:“善,人不读书,不能成人。”
 
“人不读书,不能成人”中的两个“人”有什么不同吗?一个自然人通过接受教育,就是要成为文明的人,一个文明的人就是要把人类世世代代累积起来的知识、智慧、美的遗产,在你的身上重新呈现出来。教育的目的就是让一个人呈现人类已有的知识、智慧和美。不同的学科只是为了呈现真、善、美。
 
从这个意义上说,好的教育都是朴素的,本质上就是把人当人,而不是当工具和机器,一个人不是为了考100分而存在的,考100分是副产品,成为“唯一的自己”才是目标。追求唯一的教育要高于追求第一的教育,追求第一的教育是功利的、低级的,追求唯一的教育是自然的、开放的、自由的,好的教育在这三点上是相通的。
 
经过那个时代教育的人,有的成为各门学科综合发展的人,也有的成为了偏科的人。周大风、金克木只读过小学,但周大风成为了作曲家、音乐家,金克木成为了大学者。一个人遇到什么样的教育,是由时代决定的,也是由家庭、机遇等其他因素决定的。所以,我在《过去的小学》中说,许多人所受的学校教育可能就是小学,但他在一所健全的小学所获得的的滋养,足以在精神上支撑他们一生。
 
记者:今天我们仍在讨论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样的学校是好学校?许多父母重金买下学区房、费力择校,是为了让孩子上好学校。但究竟什么样的学校算是好学校呢?
 
傅国涌:在目前统一的考试评价体系下,要分辨出哪所学校是好学校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觉得用民国的范例来讲比较精准,哪怕是在那样的时代条件下,允许每个学校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理想去发展、办学,产生了一些广为人知的学校,比如天津南开中学、扬州中学、上海南洋中学,都是当时基础教育领域内的典范。
 
这些学校的存在与一个好的校长、教育家很有关系,一位好校长也许会用一生的时间全力以赴地办一所好学校,比如南洋中学王培孙校长,一辈子没有做过别的事,只办一所南洋中学,并且坚持不扩大学校规模,控制在500人的学生数。他认为,人多了他认不过来,一个校长应该认识自己所有的学生。当然要成为一个好校长,还需要自身知识积累、文明的视野、思想的高度,如果他有基本的、文明的常识,又有办学的热情,愿意全力以赴,那么就能把一所学校办好。
 
还有一个东西非常重要,就是评价体系。衡量一个人、一所学校的成绩,都是由当下的评价体系给出的,将来的人跳出这个时代,再来评价就相对客观、自由。在那个时代,即使是南开中学,也不是重点学校,还是一所私立学校,他们长期以来使用的国文教材都是自编的,那时候学校在选择教材上有很多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