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高分影片《四个春天》老妈看完就一句话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1-12 11:39   来源:网络整理

今年最高分影片《四个春天》老妈看完就一句话

《四个春天》海报。

由陆庆屹导演的纪录片《四个春天》于1月4日登陆全国院线,这部非科班出身的导演处女作在市场上没有激起太大的浪花,截至发稿前,票房刚过700万。

不过该片收获了极高的口碑,豆瓣评分高达8.9分,更有演员黄渤、赵薇、周冬雨、章宇等为该片站台推荐。其实,影片在2018 年就获得了第12 届FIRST 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片,也入围了金马奖最佳纪录和最佳剪辑两个奖项。

该片导演陆庆屹以2013至2016年的四个春天为时间节点,以生活在贵州麻尾镇的父母为主角,记录了他们可爱、诗意的生活日常。虽然陆庆屹自己已看过无数遍影片,但每次看还是会哭,“我觉得爸妈实在太可爱了,但又逃离不了时光,看到他们衰老真的很难过。”

最初,陆庆屹是一个连剪辑软件都不会安装的门外汉,在拍摄过程中发现父母逐渐老去,才激发了他将240 多小时的素材剪辑成105分钟的长片,作为礼物送给父母。对于以后的拍摄计划,陆庆屹透露,“现在正在写剧本,内容是现实题材的,跟自己喜好的方向比较符合。”新京报记者专访导演陆庆屹,回忆这部纪录片的创作过程。

今年最高分影片《四个春天》老妈看完就一句话

导演陆庆屹的父母是影片主角,两个老人都非常可爱。


【初衷】

人生易老,献给父母


陆庆屹目前主要从事摄影方面的自由创作,他喜欢用照片来记录周围的世界,包括父母的生活。从2009年开始,他在豆瓣新建了一个相册《回家》,里面陆续上传一些他每次回贵州老家时,家乡的田间地野,父母的日常生活等,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看似日常的生活,在网友中引发了情感共鸣,留下很多评论。但是,陆庆屹后来觉得照片这种形式稍显单薄了一些,正好2013 年因为工作需要添置了一台新装备——可以拍视频的尼康D800。

“基本上是有触动自己的东西才会去拍,我非常喜欢自己的家庭和父母,离开家乡后再回头看他们觉得挺美的,所以就有了记录的欲望。”陆庆屹最开始还没有想要拍成一部电影的打算,“只是一种记录的自觉”。平时在北京工作的陆庆屹,每年春天都要回家一次,他在家停留的时间会比较长,因为他总觉得平时跟父母从电话、微信的沟通比较片面,“所以我会多呆一个月拍摄父母。我都是呆到春天,所以没有叫《四个春节》,而是叫《四个春天》。”

一次偶然的机会,陆庆屹看到一篇关于侯孝贤的专访,电影学院的学生问他:“虽然在学导演,但不知道怎么开始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侯导说:“想拍就去拍,你不拍怎么知道如何开始?”这句话触动了陆庆屹,他当时已经拍了两年多的素材,为什么不做成一部真正意的电影呢?并且,当时陆庆屹也发现父亲有了衰老的迹象,就很担心,想要尽快给父母看到,“这部电影是想送给我父母的”,但对于电影上院线,对于陆庆屹来说,“想都没敢想过”,他觉得父母非常可爱,能做出一个完整的片子来就已经很满足了。

今年最高分影片《四个春天》老妈看完就一句话

日常琐事中蕴含着生活真味。

【创作】

参与生活,不受约束


在拿起摄影机之前,陆庆屹从没接受过系统的电影专业教育,也没有任何电影拍摄经验,完全凭借自己的直觉与判断。或许,正因如此,他的纪录片在拍摄中没有受到规则的束缚,显得更自由、更生活化。有时作为导演的他,会从摄影机后跳脱出来,和父母同时出现在镜头前,或在镜头后与父母对话,这种拍摄方式对于学院派纪录片创作者来说是禁忌,但陆庆屹却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如果是一个纯粹的旁观者,那就要避免自己的介入。但作为生活的参与者,不能完全在一旁观看。”

虽然不是专业科班出身,但是在陆庆屹看来,他丰富的人生经历对拍摄有一些帮助,他之前从事过足球运动员、酒吧歌手、出版社编辑、矿工等多种不同职业,能够更准确地洞悉生活。

片中有一个镜头,母亲李桂贤出门为外孙送行,导演陆庆屹将镜头对着母亲,母亲有些不好意思,用手一挥:“去摄他们”,转身就走进家门。但这时候导演的镜头却一直没动,还是盯着母亲刚才的位置,几秒钟后,母亲又折回来,再次目送远去的外孙。导演陆庆屹坦言,当时他也不确定母亲会不会再出来,只是猜测有可能,“我觉得拍纪录片不能被很多视觉带走,更多需要自己的判断。”

今年最高分影片《四个春天》老妈看完就一句话

两位老人都多才多艺。


【诗意】

唱歌跳舞,自然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