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子改变一个村庄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2-10 08:00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一个日子改变一个村庄)

一个日子改变一个村庄 (来源:)

30多年前,湖南省长沙市浏阳河以东,芙蓉区东岸街道东屯村,天晴一身灰,落雨一身泥,喝水摇井压,电压不稳定……

如今,东屯是文明村、富裕村。走进村里,三条八车道的主干道和一条沿河景观路环绕村庄;瑞祥陶瓷市场、永康门业市场的牌楼格外醒目;六层的联排安置房,红顶白墙、整齐划一;楼下的车位被村民的私家车停得满满当当。

住房变了,交通变了,收入变了。

没变的,是东屯村每月20日晚上的党小组会议。

党支部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党员争当先锋楷模。一个日子改变一个村庄。

规矩

在东屯村党支部的资料室,3个资料柜中整齐码放着几十个记录本,30多年来,村党支部历经两次搬迁,这些资料依旧保存完好。

泛黄的封皮上,“长沙市郊区委员会组织部制”(现芙蓉区)的字样赫然在目,圆珠笔、钢笔留下的字迹工整而详尽。这些记录都指向同一个日子,每月20日。这是前党支部书记赵君成定下的规矩:除了党支部成员定期开会学习以外,每个党小组必须在每月20日晚上开会学习一次。

30多年前的第一次党小组会议是在党小组组长家中召开的。当时的东屯村党支部,只有3个党小组,38名党员。

为什么是20日?

“当时村里党员群众都是种菜务农为主,忙活了大半个月,可以将之前的经验教训用到接下来的工作和生产中。”回忆起当年这个决定,赵君成回答。

1992年,赵君成被原东岸乡政府调走了,颜怀德被选为村支部书记。班子变了,每月20日党小组开会学习的习惯没变,一直坚持到今天。

会议内容有哪些?

“贯彻上级精神、布置学习任务、反馈群众意见,涉及村务民生、关乎集体利益的事情,都可以拿到会上讲。”颜怀德介绍。

周志强是第二党小组组长。1991年,他退伍回到村里参加会议时,有个老党员考他:“志强啊,一分地可以下多少蔸丝瓜苗、辣椒苗?”周志强用手挠着头,答不上。他感到必须从头学起。

宋佳是本村人,念完高中后当了5年兵,评过优秀士兵,还在部队入了党。2007年宋佳复员回到村上工作,了解的第一条“规矩”就是每月20日晚上要参加党小组会议。

现在东屯村党支部有4个党小组,117名党员,30多年来党组织壮大了不少。村党支部对党内生活却从未放松,尤其是每月20日的党小组会议早已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开会学习不用通知,特殊情况不学才要通知,以前没电话,上门挨家挨户喊,现在方便了,就在微信里通知一声。”退休村干部柳爱群告诉记者。

考试

20世纪90年代末,东屯村仅通一条公路,种田种菜,养家禽,打短工,人均年收入不足1400元。2000多名村民日子过得紧巴巴。

2000年年底,东岸地区的城市化进程初现端倪。东屯村位于远大路南侧又临近汽车东站,交通便利。在芙蓉区一轮招商引资发展过程中,经营陶瓷建材多年的温州客商李阿芬有了在东屯村建市场的意向。颜怀德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商机,村两委商议后,一致同意建市场。

“有了市场,就有了人气,不但能收租金,还能开饭馆、卖服装、跑运输,能带富周围一大群人。”2001年年初的党员大会上,颜怀德第一次向党支部抛出了这个想法。

两个月的调查走访后,28条支持、反对、怀疑观望的不同意见被收集到一起。“一、二组土地是‘低洼田’(收成不好的土地),七组是靠马路边的‘门面田’,三、四组是村民种菜维持生计的‘收入田’,这些地的价格怎么一概而论?”“以前有过合作建市场失败了的例子,如果我们搞不成怎么办?”

面对村民的疑问,在2月的支部会议上,颜怀德说:“市场能不能建成,是对我们支部战斗力、群众工作能力的一次考试。”

2001年2月,村委会与市场方洽谈,3月动工,但仍有个别村民对组上签的土地租赁协议不满。

“村里2000多人,要想一条心很难,关键是党员带头,党员思想通了,党员家属就通了,群众才能跟着通。”颜怀德横下一条心,带着当时村两委7人,开始挨家挨户做工作。

村民杨嗲的田靠着路边,一直不肯签字。家里,菜园里,猪圈里,颜怀德带着村干部前后上门十几次。“颜书记,市场赚不赚钱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你比我们看得远。”最终,在杨嗲家猪圈的水泥墩上,签下青苗补偿协议。

村民邓毛嗲的侄儿曾反对市场建设,在一次下户做工作过程中,党小组组长周秀云碰到邓毛嗲在菜园里浇水,赶紧上前去打招呼,两人坐在菜土旁扯起了家常。周秀云话锋一转:“毛嗲,这个市场搞起来是好事,您原来当过生产队长,也理解搞集体的难处,做做他的工作行吗?”邓毛嗲笑了一下说:“我和他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