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内部资料三中三:“名师”性侵学生 获刑12年半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4-26 19:05   来源:网络整理

年薪16万的家教老师被指多次强奸、猥亵女学生,以强奸罪、强制猥亵罪被公诉至法院。

12月26日上午十点,海淀法院对这起职业教师利用家教时间性侵未成年女学生案进行了宣判,被告人犯强奸罪、强制猥亵罪,两罪并罚获刑12年6个月。同时禁止被告人自刑罚执行完毕或者假释之日起五年内从事与未成年人相关的教育工作。

据《法制晚报》记者了解,该案系海淀法院首例对性侵害未成年人的被告人宣告“从业禁止”的案件,也是首例在庭审及宣判环节全程采用视频保护的案件。

案发经过    女儿遭16万聘请的名师家教性侵

2015年10月,王先生的女儿小丽(化名)在北方交通大学附属中学读高中二年级。

王先生说,女儿性格文静,虽然老实但并不闷,属于乖巧听话的那种,每天的生活就是学校家庭两点一线。从小学开始,女儿的学业就没用家长特别操过心。

上高中后,小丽的数学成绩一直在100分左右徘徊(满分150),为提升成绩,王先生决定聘请小丽平时在学校里的任教老师邹明武当家教。

2015年9月,被告人开始担任小丽所读班级的数学老师。

10月份,他开始同时担任小丽的家教老师。但是,被告人要求,在他的家中为小丽补习。

2016年9月份,被告人从原学校离职,转到首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初中部任教。

考虑到长期的合作关系,王先生仍选择让被告人任教,但上课地点转为王先生家中。

王先生称,据女儿转述,14个月的补习期间,她与被告人除了师生关系,未有恋爱等关系,但在非自愿条件下,被告人多次对她有动手动脚的猥亵行为,开始只是小动作,后在2016年4月、7月、8月、12月对其进行了四次强奸。

被告人担任小丽的辅导老师十四个月,小丽父亲一共给被告人打过16万元钱。

在被害人坚持下 家中安装摄像头拍下猥亵过程

2016年的4月,小丽被被告人第一次强奸。2016年4月的一天,小丽支支吾吾地表示,不想再继续补课了。

几经追问,小丽表示,继续补课的底线是不想让被告人再给自己补课了。由于王先生当时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以为女儿只是课业繁重,情绪化地拒绝补课,并未太在意。此后,女儿又有类似表态,家人也多用常换老师不利于学习成绩的观点进行劝解。

小丽不敢说出邹明武的行为,又没换成老师,被告人的胆子越来越大,行为也从最开始的动手动脚,变成猥亵、性侵。

事件转折点在2016年11月,那时的补课地点已经换到王先生家中。某次补课期间,被告人欲再次对小丽进行猥亵,特意问了一句,“家中没有摄像头吧?有的话可就麻烦了。”小丽表示屋里没有监控或摄像头后,邹明武还在屋内四处巡视了一圈,确定没有后,再次对小丽进行了猥亵。

2016年12月的一天,王先生不在家,原本在家的妻子临时有事外出,愈发胆大的邹明武就在王先生的家中,第四次强奸了小丽。

12月18日,在小丽的坚持下,王先生给她补习的房间内装了监控,小丽表示,拒绝邹明武给她继续补课的理由让父母自己看。

12月25日下午4点到6点,邹明武再次在写字台前,露出生殖器,并让小丽为其手淫,还将手伸入了小丽衣服中。

父亲征询女儿意见 坚定维权到底决心

看到监控录像后,王先生先征询了女儿意见。

小丽表示,“我自己可以站出来指证他,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再害怕了。”

小丽的坚定与所受的伤害,让王先生坚定了决心,一定要帮女儿维权到底,让邹明武得到应有的处罚。

2017年1月3日,王先生质问邹明武“你与我女儿到底怎么回事”。邹明武辩称只是在指导数学期间,碰到过其女儿的脸部,头部,还主动说要退一些学费。

1月6日中午,王先生和女儿一起去邹明武任教的学校找他,但邹明武称不认识二人,让保安将其拦在校门外。

随后,王先生报警,警方到校半小时左右将邹明武带走。不久,邹明武所任教的学校也将其开除。海淀检察院依法对邹明武提起公诉。

判决结果     被告人被学校开除 获刑12年半

法院经审理查明,邹明武为被害人小丽(化名,17岁,高二学生)的任课及家教老师,2016年3月至案发期间,邹明武利用给小丽辅导功课之机,多次以强行亲吻、抚摸、让被害人为其手淫等手段强制猥亵小丽,并多次强行与小丽发生性关系。

检方认为,被告人邹明武以胁迫手段强奸妇女,其行为应当以强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邹明武以胁迫方法强制猥亵他人,其行为应当以强制猥亵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邹明武一人犯数罪,应当对其以强奸罪、强制猥亵罪数罪并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