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SA之父”眼中的未来教育是怎样的??

作者:北京市教育   发布时间:2018-06-02 11:11   来源:未知


PISA之父”眼中的未来教育是怎样的??

安德烈亚斯·施莱克尔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教育与技能司司长,深入研究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教育改革实践20余年,被誉为“PISA之父”。

“2015年参加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的学生中,约有1200万没有达到基本的阅读、数学和科学技能要求。”在5月29日全球公开出版发行的《世界智慧:如何构建21世纪的学校体系》(World Class: How to build a 21st-century school system)一书开篇中,“PISA之父”、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教育与技能司司长安德烈亚斯·施莱克尔(Andreas Schleicher)先生提供了一组发人深思的数据。

过去10年间,尽管西方社会投入教育的经费增长接近20%,但其学生学习表现并未得到明显改善。这令很多教育改革者沮丧。不过,这并非意味着教育就一筹莫展。

在深入研究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教育改革实践后,施莱克尔发现,越南和爱沙尼亚10%的最弱势家庭学生学业表现不亚于拉丁美洲最富有的10%家庭的学生,甚至与欧洲国家和美国学生的平均学业水平相当。同时,世界上很多国家的薄弱学校都有成功逆袭的案例,特别是很多公认的优质教育体系都是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这一切证明,教育改革是必需的,也是可以成功的。

教育制度设计要以学习者为中心

教育改革者需要告别过去那些完全站在教育工作者和教育行政人员的立场设计教育体系的模式,需要转变观念,以学习者为中心来开展有效教育变革。

“当然,任何一种变革都充满了艰辛。”施莱克尔表示,阻力来自多方面,如果年轻人所接受的教育与现实世界的技能需求脱节,他们就不会将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教育之中;如果员工随时会跳槽,企业就不会重视员工的终身学习;对于政策制定者而言,他们更愿意优先考虑当务之急,而不是更重要的议题。比如教育,即使教育关系到整个社会未来的幸福感,也莫不如此。

“但无论如何,人类必须往前走。尽管教育改革知易行难,但世界上仍然有很多成功经验值得我们去研究和学习。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简单复制其他国家的经验,而是认真和客观研究世界各国的优秀教育实践、经验,并深入研究各种经验在哪种环境下能够发挥作用。”施莱克尔说。

当前,在信息化、人工智能、社交媒体等的冲击下,学校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但我们仍然延续的是工业化时代学校模式,主张标准化和服从。例如,课程处于教学设计金字塔的塔尖,由政府设计完成,之后转化具体的教学内容和学习环境,再由一个个教师负责讲授。施莱克尔认为,这种教育体系和模式,明显跟不上当前急速变化的时代步伐。特别是,这个时代的变化快到我们的教育体系无法及时回应,即使全球最优秀的教育部长,也无法同时公平地满足几百万名学生、成千上万教师和数以万计学校的不同需求。

在施莱克尔看来,当前教育改革亟须转换应对全球教育挑战的态度。比如,必须激发教师和学校领导的积极性和聪明才智,让他们参与设计高层次的教育政策和实践。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百花齐放”即可,而是要求教育改革者精心设计环境,充分释放教师和学校的才能,并为变革提供空间和相关支持。为此,教育改革者需要告别过去那些完全站在教育工作者和教育行政人员的立场设计教育体系的模式,转变观念,以学习者为中心,结合社会变革进行政策制定,并且通过积累的社会信任来开展有效教育变革。

施莱克尔认为,应对明天教育挑战的答案,很难从今天的学校体系中找到。为此,只跟随全球教育领导者的步伐远远不够。而且,未来的教育挑战之大,大到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靠孤军奋战就能够应对。因此,全球教育工作者、教育研究者、政策制定者必须形成合力以探索更好的答案。

教育要教人从容应对未来的挑战

回首历史,我们的学校从未像今日这样急需培养孩子应对快速变化的能力,为未来尚未出现的工作未雨绸缪,帮助他们面对人类还无法想象的挑战。

施莱克尔认为,教育能改变命运和社会,教育改革不只是一门艺术,更是一种科学。这也是PISA诞生的原因之一,通过科学研究和全球对比推动教育政策制定。

“从孔子和苏格拉底时代,教育工作者认识到教育的双重目的——传递过去的知识和帮助年轻人应对未来的挑战。”施莱克尔表示,今天的教育必须转换理念,并以培养学生成为终身学习者为目的,因为当前的学生可以通过网络搜索获取知识,而且知识获取的渠道已经越来越丰富和便捷。同时,学校的角色也应转变为帮助学生不断演进和成长,让他们能够在变化的世界里正确定位自己。其实,回首历史,我们的学校从未像今日这样急需培养孩子应对快速变化的能力,为未来尚未出现的工作未雨绸缪,帮助他们面对人类还无法想象的挑战。而且,学校还肩负其他重任,如培养学生在一个彼此依存的世界中理解和欣赏不同见解和世界观的能力,尊重彼此并有效沟通,为世界的持续繁荣和共同幸福扛起责任。

施莱克尔在《世界智慧:如何构建21世界的学校体系》中提出,通过加强认知、情感和社会坚韧度等能力的培养,教育能帮助人类、组织和体系发展下去,并应对未知的困境和挑战。当然,这不是说知识不再重要,而是说今天教育意义上的成功,不再注重学生能重述多少知识,而在于学生如何在新环境中创造性地运用自己学到的知识。因此,今天的学校教育,需要更关注包括创新思维、批判性思维、问题解决能力和判断能力等在内的思考方式培养,包括认知和使用新科技潜能的能力等在内的工作方式培养,以及包括在一个多元世界中成为一个积极且负责任公民的能力等在内的主人翁意识培养。此外,当今社会越来越复合,需要学生熟悉其他领域的知识,也要求学校在帮助学生实现个人学业成功的同时,培养他们的团队合作意识。

2015年PISA测试结果显示,在合作解决问题能力方面,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学生能通过测试。这投射出了当前教育所面临的现实困境。毕竟,现在的学生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人一张桌子,能与同学进行合作式学习的时间有限。然而,社会的变化需要当今的学生具备社会与情感素养,而这种素养靠学生共同完成特定任务而获得。

在施莱克尔看来,社会和情感素养包括性格方面的品质,如毅力、同理心、换位思考、专注力、道德品质、勇气和领导力等。过去20余年里,他到访过的所有精英学校,都极其重视开发学生的这些性格品质。社会和情感素养的培养,需要与传统不同的教学方式,也需要完全不同类型的教师。它要求教学成为一种有着强烈自主性合作文化氛围的职业。这种职业把教师变成高级知识工作者,并且把让教师角色转变为称职的专业人士、高尚的教育工作者、合作式学习者、创新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