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孩子得来的是假民意

作者:北京市教育1   发布时间:2018-11-05 14:14   来源:未知



“绑架”孩子得来的是假民意


广东一所幼儿园的家长,被老师要求参加某地精神文明办主办的一个“榜样评选”活动,而且点赞对象还得是学校所在区的候选人。这样的作假行为,家长当然不愿意参加,但为了孩子,只能无奈照办。

类似的硬性摊派,非此一例。广东某地发起“街坊群防共治队伍建设”,当地教育局要求师生和家长关注其公众号,学生家长还被老师要求关注后截图上传。如此“圈粉”,就算得来百万粉丝,实际活跃度又能有多少?

从报道来看,老师和校方也有苦衷,一位校长就说:“就看哪个部门强势,能搞定教育局。在教学育人之外,硬拉学生和家长为其他任务凑人头,我们也不情愿。”做事不看对不对,而是取决于谁足够“强势”,结果,最不“强势”的家长,被迫充当了“水军”。

家长最重视孩子,这么做等于是“绑架”孩子,迫使家长“就范”,毕竟谁都不想因为完不成“任务”,自己的孩子被“另眼相看”。如此一番“操作”,得来的“民意”,终究是假民意,获得的“参与度”,挤掉水分之后,真实的数字恐怕会让人“无法直视”。

硬性摊派,既是懒政,也是滥权。网络世界,雇佣“水军”、买“僵尸粉”的行为令人不齿。一些网络“大V”,看似坐拥数十万、上百万粉丝,实际的粉丝互动量才零星几个,往往沦为笑柄;有的影视作品,放映初期好评如潮,随着时间推移,口碑却“断崖式”下降,雇再多“水军”,也敌不过真实观众的雪亮眼睛……而一些部门滥用权力集赞、圈粉,其行为的恶劣程度更甚,负面影响也更深。收集民意、扩大参与,不靠扎实的工作,而是依赖于滥用权力走捷径,从行为性质上看,滥权本身已是错;从行为后果上看,不仅会让民意失真,也会让人怀疑相关部门“重视民意”的诚意有多少,再有类似活动,更难唤起人们参与的热情。

以权力谋点赞、谋粉丝,当休矣。

行政任务进校园,不是一件新鲜事,可以说很多地方都有类似现象。但存在并不意味着合理妥当,让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成为“民意考核”任务的接锅者,变味的不仅是“民意考核”本身,还有整个校园氛围甚至是风气。

面对这种情况,很多家长可能会认为责任在学校和老师,毕竟这些拉票、求赞、圈粉的琐碎事是其要求完成的。对于家长来说,孩子的教育由学校和老师掌控,很多事情只能迁就学校和老师,不能也不敢提出反对意见,只能默默点赞,这也是一种妥协和无奈。

不过,学校和老师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害者。正如一位校长所言,就看哪个部门强势,能搞定教育局。在教学育人之外,硬拉学生和家长为其他任务凑人头,他们也并不见得心甘情愿。所以,根子还在于相关部门的“粉丝政绩”思维以及懒政懈怠的工作作风。具体来说就是,过于重视形式和面子,实际上对真正的民意没有丝毫体现,也没有任何意义。

当这种思维流淌到校园时,便是将“形式主义”和“面子工程”的套路传递给孩子,干扰家长,也让处于中间地带的学校和老师异常尴尬,上下都矛盾。如此,不仅有违教育的本真,更玷污了校园的纯粹。

再来具体看广东的这个例子,上面把任务压给学校和老师,老师又压给家长,家长只能在每个IP上每天点赞50次,既耗精力又耽误事。就长期来看,这种既定模式还可能给本来就不稳固的家校关系雪上加霜,最终影响的还是教育的初心本色、孩子的健康成长。更严重的一点在于,这样的“注水民意”不仅不是所谓的政绩,还会产生更大的负面效应。“没意义”只是表面呈现,“形成伤害”才是最终呈现,这一点需要认识到位。

孩子需要纯真,校园需要纯真,这应该是社会层面坚守的共识。面对这一共识,以及其中身处被动的学校、老师和家长,必须从制度层面出发,为他们的“敢于拒绝”提供强有力的现实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