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驳回管辖异议裁定可不将未提异议的被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1-19 09:50   来源:网络整理

特别提示:凡本号注明“来源”或“转自”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所分享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学习参考,不代表本号观点。


【裁判要旨】在存在多名被告的案件中,仅部分被告提出管辖权异议,驳回管辖权异议的裁定不涉及其他被告的诉讼权利和实体权利的,驳回管辖权异议的裁定书可不将其他被告列为当事人,也无需向其送达有关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民辖终30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尤夫高新纤维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湖州市和孚镇工业园区。

法定代表人:翁中华,该公司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赣江北大道1号中航广场24、25层。

法定代表人:姚江涛,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晓东,四川康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为超,四川康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浙江尤夫高新纤维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尤夫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信托)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川民初53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

中航信托于2018年5月11日以尤夫公司、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梁秀红为被告,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尤夫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提出管辖权异议,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尤夫公司对管辖权提出的异议。尤夫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本院撤销一审裁定,将本案移送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事实与理由: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尤夫公司住所地在浙江省,本案应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即使应由合同签订地法院管辖,案涉《中航信托·天顺【2017】537号尤夫股份并购贷款单一资金信托贷款合同》(以下简称《信托贷款合同》)亦是在浙江省签订,本案亦应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

被上诉人中航信托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合同当事人在不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规定的前提下,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签订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也即当事人书面协议选择管辖地后,除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外,即排除其他管辖地。本案中,中航信托据以提起诉讼的案涉《信托贷款合同》第17.2条明确约定:“如发生争议,双方应友好协商,未能协商一致的,任何一方应当向本合同签署地(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且该合同落款处亦载明“签订地点: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该《信托贷款合同》中的争议解决条款不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应属合法有效,中航信托公司依约、依级别管辖的规定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至于尤夫公司提出的案涉《信托贷款合同》实际在浙江省签订,合同中的管辖条款不应执行的上诉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四条规定,采用书面形式订立的合同,合同约定的签订地与实际签字或者盖章地点不符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约定的签订地为合同签订地。本案的《信托贷款合同》已明确约定并具体载明合同签订地为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故尤夫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中航信托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时,起诉状中列明的被告除尤夫公司外,还包括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颜静刚、梁秀红(以下简称三被告)。因本次裁决系确认尤夫公司提出的管辖权异议是否成立,不涉及该三被告的诉讼权利和实体权利,一审法院在裁定书中未将其列为当事人并向其送达有关诉讼文书和法律文书,减轻了与本管辖权异议无关的当事人的诉累,也便于本案诉讼活动的有效开展,本院予以支持。综上,尤夫公司关于中航信托提起的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应由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辖的上诉主张,在当事人间存在合法有效书面管辖协议约定的情形下,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李延忱

审 判 员 郭载宇

审 判 员 王 丹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何玉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