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聚焦基层编制困境:一个乡镇九种身份,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2-16 16:42   来源:网络整理

基层政府承担着各项政策实施落地的重担,工作任务繁重,但目前不少单位和乡镇人手紧张,需要在编制之外通过公益性岗位、人事代理、劳务派遣等方式招聘编外人员进行补充,甚至有些机构的工作人员大部分是编外人员。

记者近期调研发现,编外人员与有编制的人大都干着同样的工作,但工作中的境遇大不相同,工资待遇低、心理落差大、缺乏激励机制等问题正困扰着编外人员。

1

一个镇有九种身份,大部分是编外

见到今年40岁的张铭(化名)时,风尘仆仆的他刚从村里赶回镇上。

张铭是东部某省一个镇的管区主任,已在这个镇工作了22个年头。除了镇上安排的一些日常工作,他还要包村驻村,将扶贫、环保、安监等政策传达到每一位群众。从2004年至今,他已相继包了5个村,最长的一次一包就是8年。

虽然长期在镇上工作,但张铭其实并不在编制内,而是属于“企业工人”。

记者拿到的这个镇的一份人员构成表显示,全镇党委政府在职人员180多人,其中有公务员和全额拨款事业编、差额拨款事业编身份的仅占不到一半,像张铭一样的企业工人有30多人,另外还有企业干部、劳务派遣、临时工、公益岗、人事代理等多种身份。

“算下来,我们镇的工作人员就有9种不同的身份。”这个镇的党委书记说。

实际上,这种情况在基层比较普遍。记者在沿海某省3个县随机抽取4个乡镇调查发现,有的乡镇在公务员和事业编制空编的情况下,编外人员还大量存在;有的乡镇编外人员远超编制内人员。

对此,有的乡镇党委负责人解释说,乡镇编外人员超过编内人员的原因较多。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乡镇事务繁多,一些乡镇敞开口子向社会自主招录了工作人员。尤其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有大量人员本应分配到企业工作,但最后实际转入了乡镇七站八所。

除此之外,村居社区也存在大量的编外人员。武陵山区某村干部说,社区和村工作人员除了下派驻村干部,普遍都是临聘人员。他之前也在社区工作过,社区一般20多人,村里一般不到10人,几乎没一个是有编制的。

2

同样的工作,不一样的境遇

基层工作人员承担着各级党委政府部署的工作,编外人员同样冲锋在前。

李斌(化名)是中部省份某乡的一名编外人员,他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4年。因为乡里人手不足,他目前承担了组织干事的工作,涉及党建、档案管理、工资审批等内容。他说,自己有时在半夜都会接到任务,并且要求第二天一早就要完成。

赵旭(化名)同样是一名编外人员。他告诉记者,和镇里其他干部一起加班到深夜是家常便饭。“我来镇里上班的这4个多月,基本上没休息过一个完整的周末。”

但记者了解到,同在编人员相比,编外人员在待遇、晋升渠道等方面存在较大差距。

李斌告诉记者,目前他每个月的工资只有2300元,也没有“五险一金”,一年下来收入要比其他正式编制的工作人员少一半。赵旭则表示,他每个月2000元的工资只能够勉强维持日常生活的开销,“不敢大手大脚地花钱”。

在武陵山区的村支书岗位,编外人员的每月工资只有2100元,而有编制的一般都有7000多元,是编外人员的3倍。综合专干收入更低,以前是每月1200多元,去年才涨到1680元。

“之前社区有很多年轻小伙子做事很认真、踏实,但是迫于生活压力基本都离开了社区岗位。”西部某社区干部说。

某镇政府临聘工作人员说,同一件事情做好了,在编人员有相应的奖励机制,能得嘉奖,他们却没有。如果出了问题,却要和在编人员承担一样的工作责任,这挫伤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

没有编制,也影响到了编外人员的晋升。张铭尽管在镇上七站八所和不同村庄之间,兜兜转转干了很多年,却因没有编制无法在职务职级上得到晋升。

一名镇党委书记说,镇上有10个管区主任,其中9个没有编制。“有的人年龄已经偏大了,但解决不了他们的级别和岗位问题,他们只能在这些岗位上苦苦坚守。”

这也造成了编外人员心理落差大。目前已是中部省份某乡镇领导的陈明(化名)曾经是县直机关单位的一名编外人员。

他向记者回忆说,因为编外人员这个特殊身份,他总是感觉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心里会有“低人一等”的想法,因此平时和身边同事的交流也不太多。“毕竟大家都是在体制内工作,虽然别人没有明说,但自己心里会比较在意这个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