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与重构:后信息化时代的中国社会嬗变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2-11 18:36   来源:网络整理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王云辉

  一

  几周之前,一部电影宣传片《啥是佩奇》霸屏了朋友圈。

  留守老人李玉宝,要给他的孙子准备春节礼物,但城里三岁孩子习以为常的一个动画角色,大山里的爷爷却要问遍全村,才勉强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样一部8分钟的短片,为什么能引发无数人的共鸣?

  因为它真实反应了,当今每一个家庭都在面临的现实矛盾。

  表面上来看,乡村老人的追问背后,代表了经济飞速发展背后,中国城乡文化的断层。

  根据《中国城市流动人口社会融合评估报告》,在1982年,中国的流动人口仅有657万人,而到2018年,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2.47亿人。

  其中,1980年以后出生的新生代流动人口,占比达到64.7%。

  这意味着,即使不考虑外地落户等情况,中国也有约1/6的人口--尤其是年轻一代,长期与家人天各一方。

  生活环境的差异,让他们有了截然不同的社会认知和文化理解。而春节的人口回流,带来了这种矛盾最普遍的碰撞与交汇。

  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信息通信为我们带来的社会结构剧变。

  几周之前,我参加腾讯的"科技向善"论坛,有幸现场聆听了北大邱泽奇教授的演讲,深有感触。

  邱教授说,我们已经从家庭社会,进入到技术化社会。

  这句话怎么理解呢?

  几千年来,我们一直是君为臣纲,夫为妻纲,父为子纲。血缘、家庭与宗族,自下而上构建起了人类社会的基本组织形态。

  一个人用脚步能够走一个来回的距离,就是集市的半径;能实施有效管理与维持统治成本的范围,就是帝国疆域的极限。

  从国家、宗族到家庭,生活关系越是紧密,信息和知识共享程度越高,价值观越一致,即便有冲突,也会在持续的互动过程中,逐渐融合趋同。

  而现在,技术--尤其是信息技术,彻底打破了家庭、地域、年龄、性别,乃至社会阶层等局限。

  一家人坐在一起,却各自捧着手机,关注着不同的问题,与不同的好友交流。老人们谈养生,成年人讨论经济社会,孩子们关注明星。

  虽然在血缘上他们是父子、母女、夫妻……但是他们的思想,已经彼此隔离,相互看不上对方的话题观念,甚至在世界观和价值观上,彼此疏远甚至是对立。

  他们更认同的,是另一群可能远在地球另一侧,却与他有共同话题和共同观点的陌生人。

  甚至连同一个人处身的不同社群,也变成了不同的"平行空间":

  

分裂与重构:后信息化时代的中国社会嬗变

 

  而这,也将驱动我们整个社会价值观的多元化。

  正如张小龙所说,我们接纳的大多数新信息,都并不是自己主动获取的,而是由周边人推荐而获得的。

  而在移动互联网上,无论如何犀利、如何小众甚至是如何叛逆的观点,都能找到应和,反而会因为彼此的认同和赞许获得成就感。

  "每一个人的心,都在自己的手机里。一屏一世界,一个人的社会,已经取代了家庭的社会。"邱泽奇说。

  二

  这个转变的达成,归根到底在于,中国领先全世界的通信网络建设,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用手机连接世界。

  多年来,中国运营商一直背负着垄断骂名。

  但在事实上,正是依赖于运营商的大建设,中国才迅速地完成了向信息化社会的全面转型。

  在1980年,中国只有664万门交换机和418万部电话,而且作为事关安全的信息命脉,它仍只能作为国家的战略储备,无法进入普通人的生活;直到1989年时,全国手机总量也只有1万部。

  当时,甚至连外交部的司长,因为外事活动需要,在家中安装电话,都必须由外交部发公函,到邮电部请求协助。

  1989年,统计部门曾预测,中国的手机保有量将在2000年达到80万部,结果到2000年,这个数字已达到8700万部,比预测高了100多倍。

  2001年,中国移动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组织网络大会战,将网络从城市扩展到高速公路、景点、农村等区域,实现全国范围的广覆盖。

  自此,从"神州行"到 "全球通",移动通信普及的大潮席卷中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