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岁钱归谁”碰到新难题 “先帮你收着”还管用吗?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2-12 18:45   来源:网络整理

每年春节,“压岁钱”归谁,在有十几岁孩子的家庭中,几乎是一个固定的家庭争议焦点。对家长们来说,想将老一辈给的红包现金“收归公有”并非难事,但中青年一代动辄给晚辈发个微信红包、扫码转账,再想让临近青春期或者正处叛逆期的孩子交出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若是能有计划的使用倒也罢了,可越来越多的孩子一掷千金“打赏平台主播”、“充值网络游戏”的新闻爆出,让家长不得不增加了一份忧虑:如果是孩子偷了家里的钱干这些事,好歹还能跟直播平台、游戏公司掰扯一番,争取能够获得退款,至少是大部分退款。但孩子若是用“自己的”钱,还有没有办法能够把钱要回来呢?

记者调查

“帮你收着压岁钱”

早糊弄不了孩子了

视亲戚关系远近,北京普通家庭近年来的压岁钱多在500元至3000元不等,在初代90后已经开始发压岁钱的时候,已经成年的部分末代90后还掺和在00后、10后一群孩子当中,借着“上大学、没工作”的理由继续收压岁钱。

但是真让家长发愁压岁钱怎么用的,并非已经成年、拥有足够自控能力的他们,也不是还没有多大反抗能力和自主意识的小学二三年级以下的儿童,唯有那些十几岁的少年着实令家长们头疼。

市民姜女士11岁的儿子小金同学正上小学五年级,从一年之前就希望能买个手机,注册一个微信账号,加入本班的班群,却始终不能如愿。大年初二,在收到姥姥姥爷合送的2000元、亲姨送的1000元压岁钱,再加上之前一天奶奶放在枕头下的红包之后,自认为凑够了买手机的钱,正在欢欣鼓舞,却不料刚回到家,这些钱就被亲妈连钱带包全部“收缴”,理由还是早几年就听腻了的:“先帮你收着,给你存起来,就存在你的账户里。”

姜女士说,从孩子上一年级起,家人就用他的名字在银行开了账户,事实上这几年的压岁钱全都存在里面,家长真的没动过。不过这个说辞早就让孩子受够了:钱虽然在小金同学的名下,可自己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在爹妈手里,所谓“自己的钱”,却没有支配权。前些年拿上10块钱买几张贴画就可以和同学们玩得不亦乐乎,如今半个班的同学在微信群里玩得兴高采烈,他只能在第二天听着同学们课间闲聊头一天群里的趣事,小小的心脏里,多少有点不那么清爽。

比小金高一个年级的小董同学已经有了手机,他的父亲董先生更是闹心:孩子已面临小升初的关口,在兴趣班都停上,专心要走学霸路线的时候,孩子突然爱上了手机游戏,动辄还要在游戏中充值。春节时,老家的亲戚从家族群里加了孩子的微信,把压岁钱转账过来。董先生用同样的方式还了礼,接着就想让孩子将收到的钱上交,但是根本做不到。

“孩子已经开始长大了,不能再想着单纯用爸妈的权威压服了。直接抢手机,或者逼着他转账的事儿还是做不出来。但是好好讲道理,也没什么用。如果他会花钱也就罢了,比如下次英语班续费,直接让他交,我也没意见,怕就怕过不了几天,全给手游公司了。”董先生的猪年春节,过得不是那么愉快。

警察说话

孩子压岁钱打赏主播 家长可能要不回来

通州公安分局牛堡屯派出所曾处理过一起孩子在手游中充值引发的纠纷。陈女士13岁的儿子用她微信绑定的银行卡给手游账号充值,分10多次,前后充了1万多元,陈女士取款时发现没钱了,于是报案。民警调查后判断是孩子偷偷转账,陈女士一口否认:“孩子才13岁,怎么可能会干出这种事情?”孩子被丈夫带到了派出所,在民警的询问下,立即承认“买游戏装备了”。

考虑到孩子年龄、事件性质,这个事情够不上立案标准,但民警还是帮助他们联系了游戏公司客服,协商退款事宜,对方回复“可以退款”,但需要事主提供一系列的材料,来证明玩家为未成年人。民警帮助陈女士夫妇进行操作,将孩子身份信息等材料通过电子邮箱提供给游戏公司。最终,经过民警帮助协调,陈女士收到了游戏公司的退款。

记者从几个公安分局了解到,孩子从爸妈账户上转账到自己手机上,打赏主播、充值游戏的情况确实发生过,但警方通常不会为此立案。

一位一线民警告诉记者,孩子的年龄和他有权支出的消费额度确实存在关联,但是具体问题需要具体分析,如果钱款的数额不是特别巨大,而且若是孩子本人的压岁钱,就算直播平台、游戏公司拒不还钱,闹上法庭,家长也未见得能够要回来。

律师分析

父母作为监护人 有权“代为保管”压岁钱

那么,如果孩子真的把几千乃至上万元压岁钱一股脑打赏给了主播们,或者换成了游戏里的虚拟装备,家长们就彻底没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