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抓红嘴鸥被罚:处理好社会资本和财政投入多元办医的关系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9-06-19 13:21   来源:网络整理

  处理好社会资本和财政投入多元办医的关系

  解放战争有三大战役辽沈平津淮海,奠定了全国性胜利的基础。就目前而言,我们国企改革、教育改革和医疗改革可以号称成为中国改革的三大战役。医疗改革其实是为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领域树立一个模板。如果医疗改革能够取得成功,那么就为教育改革和为国企改革那提供一些可以借鉴的经验。三个改革都有一个共同的点就是:处理好市场跟政府的关系,也就是政府跟市场双到位的问题。医疗改革的一个关键方面就是处理好社会资本和财政投入多元办医的关系。

  首先,改革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医院这个事业到底是公益事业还是盈利事业,“中国营利性医院共有8155家,占全部医院总数的31.5%,这一比例明显高于医疗市场化程度较高的美国与德国。另外,一些国家和地区,如日本、加拿大、台湾,则是禁止举办营利性医院。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对于营利性医疗机构的管理,依然缺乏专门的管理办法,与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共用相同的法律法规监管体系,完全没有考虑营利性医院与非营利性医院在经营管理和举办目的等方面的差异性,也没有考虑营利性医院给社会带来道德、法律、经济和政治方面的诸多问题。”世界银行、国际卫生组织和国家卫计委、财政部等政府机构三方报告如是说。在意识形态层面上,具有影响力的观点是认为;基础医疗或应急医疗是存量,国家负责;其余部分属于增量,可以交给市场投资和运营。《北京青年报》的社评“公立医院高校不能取消公益性”就极具代表性:‘’公共财政对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的投入保障作用丝毫不能削弱,政府不能借取消公立医院、高校事业编制的机会“甩包袱”。公共财政的投入保障作用表现在,由公益二类事业单位承担,不能由市场配置资源的那部分公益服务,公共财政仍须全额拨付经费,而不能把这些统统推向市场。‘’ 2016年7月底人社部新闻发言人称,将研究制定高校、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后的人事管理衔接办法。这一表态意味着公立医院不纳入编制管理已成定局。当多地还在探索 公立医院“去行政化”路径,深圳市已明确提出新建市属公立医院不再实行编制管理,取消公立医院行政级别。当地一家医院的医生,年薪起点是40万,最高的顾问医生年薪将近100万。对此,某家央媒提出了下列问题请求评论:“公立医院取消编制有好处,但是也有很多人对于医生年薪可达百万产生了疑虑,这钱从哪里来,又如何确保医疗资源的投入保持高效”,但是之后该央媒婉拒了我的下列评论:“ 很多年以前就知道,高强度的智力和体力的付出,与医生的待遇非市场化与官僚化的医院管理,造成优秀医生流失海外。后来引进了莆田系的所谓去行政化市场化改革,医生高薪了,但是医疗服务质量还有所下降,收费提高,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样的改革不配套,没有章法,这样的改革基本上是会被大家抵制的”。我在北京台直播间肯定了莆田系在补充稀缺医疗资源方面的作用,同时也呼吁尽早规范民间医疗,表示同意北青报的社评的提出的具体制度配套,例如拨款委员会,第三方监管,特别是政府不能随意甩包袱,相反还要加大投入。我补充该社评的意见:市场也会失灵,魏泽西事件的直接后果是民营医院业务量全面下滑,平均50%的跌幅,个别70%跌幅。

  对此,知情人士的下列评论耐人寻味:“关于医改,我有一个基本看法,主要靠政府投入来建立兜底的普遍履盖公共医疗+由市场提供的个性化(高价高质),只会是一个口惠而实不至的梦。但是我们必须反思一下,所谓公立医院作为生产社会公共医疗服务产品的机构,也是需要成本的,然而这些成本不断的上升,作为我国现行医疗卫生体制单靠政府财政一定是具有瓶颈的,同时也必然会存在效率的问题。因为这种目标模式包含中难以克服的内在矛盾冲突,即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在不平等条件下的恶性竞争,公立医院既靠政府投入可以几乎不受成本约束地开办普惠的公共医疗(低价低质的医疗服务,只能应急,永远不会令消费者满意),另一方面同样是依靠强大的公共资源,几乎垄断了高端医疗服务市场,医院和医生就此可以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样的公立医院完全碾压了民营医院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市场份额数据,一万五千家公立医院占88%左右,几乎同等数量的民营医院只占12%,即是证明。市场化了的医疗供给和需求,才会最大限度地动员全社会的资源良性地进入医疗市场。我设想的医改模式要点是:1、不仅取消所有公立医院的事业编制,而且应将所有公立医院私有化,不再有公立和民营之分。2、国家把对公共医疗的全部投入,计入国民个人社保医疗账户,政府不再举办公立医院。3、社保医疗向所有医院开放,择优而娶。如此,把医疗消费的决定权完全交给消费者,同时使医疗供给市场形成真正的公平竞争,实现医疗资源配置效率的最优化,建立良性竞争的医疗服务市场。现在的民营医院要生存,只靠提供高价优质医疗服务是很难生存的,也必须介入靠社保支撑的公共医疗服务市场才能更好地存在和发展,被迫与公立医院展开同构竞争。但这种竞争不可能是公平的,公立医院身后站着巨大的政府。”我对此的评论是:“莆田系之所以异军突起,也是在垄断行业中,将好处给了“个别人”,而不是鼓励市场竞争,对头哈。但是陈至立个人还是赢得改革的名声。江涛的理想主义,在体制内非常难得,现在改革的难点是有人希望有个自留地,或者说不愿整体上改革,很类似于科技部的一亩三分地……既得利益可能说重了,但是中国的既往就是往往改革事与愿违,北青报的社论,内心深处自然是支持改革……政府和市场双到位,就是政府不能是运动员,要是裁判员,或是赛场管理员,裁判员也可以外聘专业人员,莆田系基本上是与部队和少部分地方医院签订合同,作为增量,由于没有股权纽带,无恒产无恒心,基本上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许放空钱,短线短钱,结果就这样吧”。

男子抓红嘴鸥被罚:处理好社会资本和财政投入多元办医的关系

  (资料来源:曹健 《未来医改》)

相关阅读